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章 亲人作证的私情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149 人围观!

  此话一出,这回轮到秦嘉定眼带警惕。

  见他坐在沙发上不动,闵姜西笑着激他,“你怕什么?”  十二岁的男孩子不禁逗,当即IPad一扔,起身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害怕了?”  嘴上如此说,秦嘉定站在盒子面前,心里早就做好了里面是吓人东西的准备,默默叨念着不怕不怕,他抽掉盒盖上的蝴蝶结,打开盖子。   盒内并没有惊悚恐怖,更没有血肉横飞,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可爱?  闵姜西买了两只茶杯犬送给秦嘉定,见他定睛看着,面无表情,她微笑着开口,“我看你那么多动物,应该会喜欢吧。

”  不喜欢已到嘴边,差点儿冲口欲出,可却不知为何嘴巴先于大脑改成了,“这算什么,贿赂我?”  秦嘉定故意板着脸,不让闵姜西瞧出他心底并不排斥的本意。   闵姜西好声好气道:“欸,我又没给你塞钱,贿赂算不上,你也给我看了你的宠物,顶多算是礼尚往来。 ”  秦嘉定忍着想要抬手的冲动,绷着脸道:“我不随便收人东西,又不是买不起。 ”  话音刚落,盒子里白色的茶杯犬站起来,攀着边缘似乎想要‘越狱’,奈何五短身材,根本够不到,它也不傻,找了一圈儿,最后踩在角落处的黑色茶杯犬身上,丝毫没有难兄难弟的情谊。

  秦嘉定见状,伸手把白色的那只从黑色的身上拿开,白色的倔强,掉头就往回爬,黑色的那只也是怂,就一动不动趴着任狗践踏。   闵姜西早就看出秦嘉定是喜欢的,这会儿面不改色的卖惨,“我知道你买得起,但动物是礼物更是生命,你就算不领我的情,好歹也可怜可怜它们,它们在宠物店里都是低配生活,到你身边多开心啊。

”  从此养尊处优,一跃成为狗生赢家,闵姜西偷偷在心里补了一句。   秦嘉定明知这是闵姜西为了拉拢他使得一计,但这计着实卡在他的软肋上,将小狗拿在掌中端详,沉默片刻,佯装无意的道:“行吧,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收下了,多少钱,我给你。 ”  闵姜西一本正经的回道:“别,回头你家大人再以为我跟你这儿做生意来了。 ”  秦嘉定没接话,专心致志在看两只狗,闵姜西不动声色的从包里掏出课本跟纸笔,把从宠物店老板那里学到的皮毛,‘随意’的说给秦嘉定听,他果然接话,还说要带去宠物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闵姜西也没说陪他去,现阶段的任务不是急于求成,而是稳扎稳打,来日方长,细水长流嘛。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多时听到有人敲门,昌叔的声音传来:“小少爷?”  秦嘉定起身,不知是忘记放下还是真的喜欢,拿着狗去开门。 闵姜西没听到说话声,过了一会儿,脚步声渐近,秦嘉定回来了。

  他把狗放在宽敞的沙发上,主动对闵姜西道:“想跟我和平相处吗?”  闵姜西看向他,一时间竟琢磨不出对方的心思,只能遂他意的点了点头,“想。 ”  秦嘉定道:“你帮我个忙,我认你当老师,以后不找你麻烦。

”  诱惑背后必有圈套,闵姜西掩住心底的狐疑,表面高兴的说:“什么忙?”  秦嘉定道:“楼下有个女的,我不喜欢她,你帮我把人赶走。

”  闵姜西问:“什么女的?”  秦嘉定说:“一个缠着给你发工资那人的女人。 ”  这话说的,闵姜西还是兜了一圈才听明白,是缠着秦佔的女人。

  开什么玩笑,她算老几?闵姜西微笑着回道:“秦同学,这个忙我帮不了,我是外人。

”  秦嘉定盯着她的脸说:“你是不是外人,看我愿不愿意你当我的家教。

”  闵姜西一时间竟无从反驳,只能暗道现在的小孩子都成精了,怪会拿人的,顿了顿,她好声劝道:“秦同学,不是我不想帮你,是……”  她话还没等说完,只听得外间传来一个女声:“嘉定?”  秦嘉定先是沉默,随后出声道:“请进。 ”  闵姜西从这个‘请’字上,立马猜到对方身份可能不一般,不然能劳这小魔王客套一声?  果然,待到房门被人推开,出现在闵姜西面前的是个穿着讲究的漂亮女人,之所以说是讲究,奢而不俗,身上不见明显炫富的配饰,脸上妆容淡却精致,更突显个人气质。

  女人显然没料到秦嘉定的房间里还会有其他人,跟闵姜西目光相对时,笑容略微一收。   闵姜西起身,礼貌的点了点头,女人也微微点头,随后走进来,目光绕过闵姜西,落在秦嘉定身上,微笑着道:“不知道你这里还有客人在。

”  秦嘉定手里拿着茶杯犬,出声回道:“我家教。 ”  女人笑道:“什么时候定下来的,我听说给你找家教找了好久。 ”  闵姜西悄悄地往门口走,人还没等走出去,只听得身后秦嘉定意味深长的口吻说:“家教我又做不了主,他喜欢就好。

”  闵姜西脚步一顿,直觉有人朝她看来,她转身一瞧,女人确实在看她。   秦嘉定从旁火上浇油,“闵老师对我很好,我很满意,也难怪他一直给我做工作,让我接受闵老师。 ”  闵姜西鱼刺在喉,想解释,偏偏女人别开视线看向秦嘉定,淡笑着道:“我刚回深城,给你带了些礼物,放在楼下,不耽误你补课,改天再来看你。

”  秦嘉定道:“他不在家,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 ”  女人说:“他关机,可能在忙。 ”  秦嘉定面不改色的说:“他有两个手机,你打的那个应该不是私人电话。 ”说着,他忽然看向闵姜西,闵姜西直觉不好,但面对未知的陷阱,她又不确定该往哪里躲,只能硬生生的扛着。   秦嘉定礼貌的对闵姜西说:“闵老师,麻烦你打个电话,就说冯阿姨来了。

”  闵姜西刚想说没有秦佔的电话号码,秦嘉定跟成精了似的,抢先一步道:“他嘱咐过我,你有他私人号码,你帮冯阿姨喊他回家吧。 ”  最后这一句,饶是闵姜西活了二十多年的人,都不得不替秦嘉定拍手称赞,小小年纪,哪儿来这么深的心机?话里有话,听得她都快相信自己真跟秦佔有什么不可说的关系了。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