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7章 选择,生路死路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59 人围观!

  孤飞燕刚到程家大门口,就撞见了同是匆忙赶过来的八皇子君瀚引。

  君瀚引无比嘲讽地看着她,笑道,“孤药女,你好酒量呀!”  孤飞燕没空怼他,急匆匆进门,连行礼都没有。

  君瀚引又恼怒,又不可思议,他原本还以为这个臭丫头表面上还是会维持着对他的客气,哪里知道她礼数都没了!  她哪来的胆子呀!  毕竟在程家,君瀚引不好发飙,只能跟进去。   孤飞燕一进门就被等候依旧的管家往程亦飞的卧房领。

  卧房里,程亦飞昏迷不醒了。

他的脸色十分苍白,眉宇间的英气却不减。 忽略掉他大将军的身份,其实他还很年轻很年轻,这么安安静静地躺着,就像个清贵的公子,同手掌兵权,天炎重臣这些字眼完全联系不到一块。

  苏太医在行针灸之术,南宫大药师坐在一旁,看着药方眉头紧锁。

就连梅公公都来了,候在苏太医身旁。 无疑,他是天武皇帝派来探望的。   一屋子寂静,唯有林老夫人呜咽的哭声,格外凄凉。

  比起在军医里那一回,这一回孤飞燕明显更加着急。   她也不等管家通报,箭步冲进屋去,急急问,“苏太医,他现在什么情况?我能帮上什么忙?”  医药不分家,但是她精的是药。 只有当医师诊断出详细的病情,开出药方,她才有用武之地。   苏太医只看了她一眼,无暇解释,只继续专心施针。

南宫大人连忙拿着药方过来解释。 而听了南宫大人言简意赅的解释之后,孤飞燕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程亦飞如今虽是暂时止血,可是一早上吐了好多血,如今不仅仅是胃伤,且有严重的血亏之迹,脉象的情况非常不乐观,可以说是命在旦夕了。   换句话说,程亦飞急需见效快的生血之药。 否则,他若再吐血下去,最后怕不是因为胃伤而亡命,而是因为血亏而亡命的。

  南宫大人认真道,“孤药女,老夫同苏太医商议了几个生血驱寒的方子,还在拿捏,老夫想听听你的意见。 ”  孤飞燕还未看药方,就知道南宫大人的用意了。

  胃伤呕血至少要一日的时间不可进食,顶多只能吃些流质之物。

可即便是进流质之物,也需非常谨慎。

否则,一刺激到胃部,很容易引起再次呕血。   见效快的生血药,为奇药,不同于寻常之药,药性极烈,易伤肝伤胃,必须在饭后服用。

程亦飞只能空腹服药,那么就只能在药方上做文章,将药剂伤胃的药性,尽量地化解掉。   南宫大人之所以找她来,便是对这几份药方并没有绝对的信心。

  孤飞燕迅速将几份药方看了一遍,心下暗暗佩服,南宫大人不愧是御药房的一把手,这几份药方的生血之效都是一等一的,见效非常之快。

  而且就药方整体来看,巧妙地以中和之法,避免了药汤对胃部的刺激,且尽量地减少了对肝脏的伤害,可以说是相当完美了。

  孤飞燕从中挑选出了一份来,喃喃道,“这几个方子皆无可挑剔,尤其是这份最佳。 ”  南宫大人大喜,遂要令人去抓药。

  然而,孤飞燕拦下了,“南宫大人,你该知道,就程大将军如今这般情况,就算药剂不伤其脾胃,这一剂三碗量,早晚各一的分量……他也未必承受得住。

”  就程亦飞如今的状况,别说三碗药了,就是三碗温水,都很大的可能会刺激到他的胃伤,引起再次呕血。   南宫大人还未出声,一旁是苏太医就忍不住转头看过来,认真说道,“孤药女,这是没法子的法子了。

以程大将军如今的脉象看,若再不用药,怕是撑不过今一宿!”  孤飞燕比他们都着急,她认真说,“血气相倚相生,有形之血难以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 与其冒险服药,强行速生有形之血,不如先固气为主,补血为辅,观察一日,再服生血之药!”  苏太医蹙起眉头来,还未开口,南宫大人就急急说,“孤药女,你这不是糊涂了吗?固气亦需服用药剂,你这是多此一举,耽搁时间!”  孤飞燕没马上反驳,她将刚刚挑出来的那份药方放在桌子上,补充了麦冬、龟胶等几味补血的药材,才又递给南宫大人,就说了两个字,“药浴!”  南宫大人都还未看明白她添那几味药是何用意,听了这两个字,顿是恍然大悟,急急认真药方又看了一遍,立马就竖起大拇指来,“妙!极妙!苏太医,咱们俩都急糊涂了呀!”  苏太医却是摇头,“就程大将军这脉象看,怕是等不了固气了,必须马上服用生血之药。

”  这下,孤飞燕和南宫大人都为难了。

  要么,冒险服生血之药;要么,冒险药浴固气生血。 前者,可能刺激到胃部,引发再次呕血,后者,可能拖延时间,致使程亦飞因血亏而亡。

  怎么办?  苏太医最清楚脉象,也最清楚情况的紧急。 他无暇犹豫,认真对一旁的林老夫人说明情况,请林老夫人做决定!  林老夫人刚刚听他们三人讨论,都还有些云里雾里,听苏太医将两个选择摆出来,她才恍然大悟,意识到儿子已经无路可走了。   这两条路,可能会有一条生路,但是,也有可能两条都是死路!  她更慌了,呜呜地哭了起来,完全拿不了主意。

  苏太医又摸了程亦飞的脉象,无奈催促,“林老夫人,耽搁不得了!若不抉择,亦是……亦是死路一条呀!”  听了这话,林老夫人就哭得更大声了。   这时候,一直站在门口听着的君瀚引出声了,“老夫人,不如请父皇抉择?”  君瀚引对程亦飞的虚情假意,可是,他也不希望程亦飞出事!  林老夫人还未出声,苏太医就道,“进宫来回一趟至少半个时辰,来不及了!老夫人,请快做决定吧!”  林老夫人正要出声,孤飞燕却抢了先,“老夫人,还有一个办法可选!我这儿有一贴生血药方,可用于药浴,药效极佳。 但是,一旦使用,双腿皆废。 若是不能在一个月内治好,这辈子,双腿就都废了!”。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