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70章 线索,孤氏族谱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71 人围观!

  医药一家,神农谷的管事之人都寻不到隐世药师,这天底下还有何人寻得到?  孤飞燕急匆匆回到明玥居中,可一提笔却犹豫了。

  这封信,她该怎么写呢?  她想,天武皇帝和靖王殿下必是去神农谷打探过的,只是没打探到消息罢了。 就上一回的情况看,靖王殿下也是第一次见到老执事,并无交情,他应该从未跟老执事打探过隐世医师的事吧。

  如今,她跟老执事算不算有交情呢?  上一回,老执事说要收她为徒,她婉拒了,老执事只说他心中有数,也没有强求。

如今,老执事还有收徒的意愿吗?若是拿这条件来作交换,老执事会答应吗?  可是,这似乎不太妥当。   孤飞燕思来想去,都想不到一个好的说辞,她最后索性直接求助,让老执事提条件。

  她想,老执事若还有心收她为徒,即便她这封信有冒犯之处,老执事都不会太介意的。

若老执事无心收她为徒,她这信写得再好,也都是徒劳。

  她写好信后,犹豫了下,并没有直接寄给老执事,而是将信寄给了唐静,在托唐静转交老执事。   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寸阴夺秒之余,更要谨慎周全。   老执事每日收到的信和拜访帖都能堆成山了,她若直接寄给老执事,指不定一个月后还未能被发现。

  将信函寄出去之后,孤飞燕在心里暗暗庆幸了一把,幸好结交了唐静这位姐姐,否则,她估计得亲自走一趟神农谷。

  飞鸽传书来回一趟约莫五六日的时间,而别说五六日了,就今日这半日,孤飞燕都不想浪费。

她将信函送出去之后,就匆匆去找夏小满告假。

  “回孤家住一宿?为何?苏太医不是说你在找隐世药师吗?”  夏小满一脸狐疑,程亦飞的情况他都了解了,他的心情也沉重的。   孤飞燕回孤家自是有原因的,只是不想跟夏小满扯太多。 她不悦道,“心情不好,想回家!你到底准不准?你不准的话,我进宫求皇上去!”  夏小满怒了,“你敢?你把靖王殿下放哪了?”  孤飞燕不悦道,“你倒是告诉我靖王殿下在哪,我去求他!”  归云亭那事之后,她就再也没见到靖王殿下了。

她想,应该是靖王殿下不想见到她吧。

  夏小满昨晚上才被殿下冷落,他回避孤飞燕的眼神。 孤飞燕心急,冷冷问道,“你到底准不准?”  夏小满最后是准了,却暗中纷纷暗卫跟着,以防意外。   孤飞燕站在孤家大门口的时候,已是日暮西山。 斜阳照在孤家那已经失色了的朱红色的大门上,为本就有些落败的孤宅平添了几分凄冷。

  孤飞燕“砰砰砰”将门敲开。

管家一见着她,先是一愣,随即就惊喜了,连忙将她往屋内请。   孤飞燕都还未到屋内,孤二爷和王夫人就都闻讯而来了。

夫妻二人的态度比上一回还要奉承讨好。

  “燕儿,怎么不声不响就回来了?晚饭用过了吗?想吃什么,跟二婶说,二婶马上令人去做。

”  “燕儿,你二婶可是天天挂念着你。 今儿个,总算把你盼来了!赶紧屋里去,我把你几个弟弟妹妹都喊过来,你们应该也有大半年没见了吧?”  “可不是,燕儿,你……”  王夫人的话还未说完,孤飞燕就打断了,“不必麻烦了,我今夜住在瑶华阁,差人去打扫下。 ”  孤二爷和王夫人都很诧异,但是也没耽搁,立马安排人去办。

  到了风华堂,孤飞燕开门见山,“二爷,我来跟你借一样东西。

借我一宿,不带出孤家,明儿一早就还你。 ”  孤二爷更加纳闷,“何物?”  孤飞燕道,“孤氏族谱。 ”  这话一出,孤二爷立马就紧张了,连语气都变了,“你一个女人家,要族谱作甚?”  族谱记载了一个家族的世代传承,分支繁衍以及重要人物的事迹。

而女子是没有资格入族谱的。 族谱对于每个家族来说都是瑰宝,除了家主之外,不容任何人随意翻阅,更别说是女子。

  孤飞燕借族谱,自然是为了寻隐世医师。   要知道,苏太医提到医学世家,提到隐世医师的时候,她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孤家。 孤家有上千年的历史,曾也是鼎鼎有名的医学世家,后来医学没落,演变成了武学世家。

据她了解,孤氏一族祖上出过不少有名的医师,药师。

  像孤家这种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必定是有不少分支家族的。 或许,孤家哪一个分支家族继承了孤氏的医术和药术,成为独立的隐世家族了呢?或许,他们的行踪是族谱上有迹可循呢?  孤飞燕并不完全肯定老执事那边能给她惊喜,孤家的族谱是个线索,她自然要来翻一翻。

  她没心思跟孤二爷解释,只道,“我就是了解了解,认认祖宗。

”  孤飞燕说着,又强调,“我就在孤家里看,明儿一早就完好无缺还给你。

如何?”  孤二爷还是犹豫,“燕儿,你告诉二叔,你想做什么,二叔帮你。 把族谱给你,这不合家规祖训呀!”  孤飞燕露出遗憾的表情来,“既是这样,我也不强求,我回去了。

”  她起身来,都要走了,却又回头朝王夫人看来,补充了一句,“对,二婶,这些年我在御药房当差的工钱全寄存在你那儿吧?还劳烦算一算,我也托满公公到御书房那去查一查账,免得有出错,我占了你便宜,不好。

”  这话一出,王夫人的脸色就白了。 孤飞燕微微一笑,转身就走。

  也不知道王夫人是怎么劝说孤二爷的,或许,视财如命的孤二爷也不必她劝说。 总之,孤飞燕都还未走太远,孤二爷就追上来了。   孤二爷捋着胡子,故作严肃,“燕儿,你既不出孤家,这族谱,二叔倒是可以破例拿给你瞧瞧。

只是,你只能看,不可乱动笔!”  “我自是明白。

”  孤飞燕故作叹息,“满公公近来也忙,我还是不打扰他了。 ”  这时候,孤二爷和王夫人才双双都松了一口气。

孤二爷无奈地说,“燕儿,你随二叔来吧,咱们孤家的族谱太多了,二叔是拿不动的……”。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