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周泓洁诗歌让我和美丽不清不楚

日期:2019-07-12?|? 作者:本站原创?|? 67 人围观!

周泓洁诗歌让我和美丽不清不楚

周泓洁:我想我还是有必要说说我的故土情结。

我生在纳雍县羊场乡,不言而喻,小了说,羊场是我的故乡,大了说,纳雍是我的故乡。

羊场乡地处县城西北部,特别是我的族人所在的布都块梁子,那是一个三县交界的地方,有道是抽一支烟的工夫就能横跨三个县。

小时候,准确地说是从上小学四年级起,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样一个特殊地理环境下的村庄就是我的故乡。

此前,我是在父亲工作的邻乡启蒙的,在乡中心小学读书,相较村小,条件自然要好,且生活半径不超出父亲工作地3公里,对乡村生活现状完全没有概念,我对故乡二字的辨识度也相当模糊。

后因父亲调回羊场乡工作,举家迁徙,我也转到出生地村小就读,从安顿下来的那一刻,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切都变得陌生而亲切。

也许是源于孩子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天性,祖屋的一砖一瓦、半脱产教师占据大半壁江山的村小以及那些环绕村庄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山坡上的牲畜和农作物,族中长辈或小伙伴常常念叨山村的玄幻,特别是倚村俯瞰,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据说通往乌江源流……让我简单地将故乡定义如是。 事实上,今天来看,故乡何尝不是这样呢?这也是我永远不愿戒也戒不断的故乡情结,因为故乡给了我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特别是我以故乡风物为主题的作文一次次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讲台念诵后,我心中不止一次对故乡产生过相见恨晚的情愫,这种情愫甚至传染了后来我的创作。

蒋能:我知道你写诗很久了,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在网络却很少见到你的诗。 2011年9月,我主持的民刊《一首诗》选用了你的诗歌《2010,儿子的花园》,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我对你的了解,一直停留在这首诗上。

“鸽子花城·诗乡纳雍”2017年笔会之后,你发来两首关于纳雍的诗歌《奔流,总溪河》和《向左走盐井坝,向右走厍东关》,这两首诗让我再次领略了你的诗写功力。 这么多年来,你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写作状态,或者生活状态?周泓洁:严格来说,我不算诗人,更谈不上诗写功力,如果要让我和那些美丽的文字扯上关系,我顶多算个媒体人或者文字工作者。 但是,我清清楚楚感觉到,在我的骨子里,有热爱诗歌的因子,而且活跃得很。

有时,我甚至错误地认为,就是诗歌让我和美丽不清不楚,不清不楚到热爱。

我热爱诗歌,因为她有分行的错落别致;我热爱诗歌,因为她易于朴素而深情的表达;我热爱诗歌,因为她开启了阅读人类和社会心灵的窗棂……《2010,儿子的花园》,这首诗是我组诗《时光,时光》中的一首,创作初衷是源于与2岁的儿子的一次游戏,我在嬉闹中,充分感受到家的温暖和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我于是写下这首诗,算是承诺要为儿子健康成长构筑一个坚实的堡垒吧!《奔流,总溪河》和《向左走盐井坝,向右走厍东关》两首诗也是有感而发,应笔会之邀,同时寄托对故乡一片深情,也憧憬故乡的美好未来。

总溪河、樱桃、祖辈的传承、各族山民兄弟姐妹、浩浩荡荡的流水诸多意向的自由组合,看似很随意,其实是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凝结了祖祖辈辈的辛劳,也释放出各族儿女的欢笑。 可以说,多年来,我的创作就是这样一次次周而复始的真我的展现。

写作,对于我而言,是职业。

写新闻为主,写诗歌、散文、小说为辅。

时时刻刻与文字打交道,难免厌倦。

所以,诗歌这种精短的文学体裁成了我释放压力或者说调节身心的良师益友。 有时候,我还会把这种减压和调理想象成与闺蜜对话。

日久生情,生活中,我甚至感觉自己对诗歌的依赖,竟然可以与人民币媲美。 特别是在互联网+、链传播时代,微信带给我们的即时传播体验,写作或阅读俨然已是我生活的必修课。 蒋能:“鸽子花城·诗乡纳雍”2017年笔会之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在朋友圈里,我看到你不时地发表诗作。 我读过贵州都市报首席记者吴华文章《让蚊子读懂乡愁》之后,我才知道你就要出版诗集了,诗集取名《睡太阳,玩月亮》,初看书名,吓我一跳。 请你介绍一下这部诗集。 周泓洁:吓人不是我的本意。 诗集取名《睡太阳,玩月亮》同样与我的职业习惯有关,当然有损身心健康。 因为10多年的新闻从业生涯,主要做深度新闻,总是需要一个为独立思考提供方便的宁静空间,我常常选择在夜深人静时开始写作。

这种时候,妻儿已进入梦乡,我能更加专注专心。

如此,常常会一晚通宵,总是处在亢奋中,手指断断续续敲击着键盘,脑海里是不断更替的措辞,当最终写就几千或上万字一篇深度新闻时,已至天明。 而这时,成就感和睡意也总是同时驾到。 妻子为此,就常常戏谑,说我是“睡太阳、玩月亮”,我也写了一首诗,题为《睡太阳,玩月亮》,前段时间,朋友相邀出集子,我灵机一动,也将诗集命名《睡太阳,玩月亮》,好让妻子对她的戏言成著刻骨铭心。

其实,“睡太阳、玩月亮”正是我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

为了改变这样的不良习惯,我现在正在努力学着改变。

因为:“黑夜里,我也想睡觉/可以继续白天的梦想/抑或胡思乱想/但那几乎是奢望”,所以:“我发誓,要与过去一刀两断/只要强迫症男子同意/只要怀春少女同意/甚至只要那一只蚊子同意/睡太阳,玩月亮?/滚一边去”。 我的诗集《睡太阳,玩月亮》与王家洋、杨朝东、宋俊宏几位诗兄的集子共同组成酉岸诗丛,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

主要搜录我近两年的诗作,同时选编了我20年诗路历程中,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分为写意生存、乡愁记忆、情感涟漪、季节物语、抒情命题五个主题,共60余首(组),当然,《睡太阳,玩月亮》这一首也在其中。 从这本诗集可以看出,我只是平静地表达我的沉稳、朴实、率性和随意,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刻意的修饰;我只想通过知性书写和辩证体悟,在生活的浮尘里,力图展现生命本源和生活的本真。 作为一个从大山深处一步步走出来的人,我要把这点点深情的笔墨,泼洒在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把山冈、落日、枯井、河流、林草、雾岚、母亲、初恋情人等意象组成的一幅立体乡村生活美图,一一呈现出来。

蒋能:你的诗歌自然朴实,读来让人心生愉悦。

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些诗作?你认为一首好诗应该具备哪些条件,请你谈谈自己的观点?周泓洁:按照“女为悦己者容”的逻辑,我想“诗亦可为悦己者作”,希望你也能感染这样的幸福。 这些年来,我长长短短写了几百首诗,而我自己满意的并不多。

《睡太阳,玩月亮》算一首吧,还有一首就是《浣纱姑娘》我也很喜欢,现在仍可朗朗上口:“从故乡出发的雪/拉着岁月的手/真想走走土路/去浣纱的地方//酋水河畔的姑娘/站着触摸春天//深夜/爱情像个闹钟/摁一下就停//那些花儿啊/一朵都没回家”,如果要问我为什么喜欢,或者说这是不是一首好诗,好在哪里?我想借用一位诗兄为我诗集作序时的几句话来与大家共勉:“周泓洁诗歌的可贵之处,在于在关键的时候,他能够用一两句恰到好处的词句,点燃诗歌,照亮自己。

”(吴华语)。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