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特种教师第3610章 变异冰狼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9 人围观!

特种教师第3610章 变异冰狼

  “早就知道你未死,还在这里给小爷我装!”  一声冷喝,拓跋长天感觉到身子被人瞬间挪移了一个地方,再转头的时候,便看到了叶皇手中多了一把巨大的长枪,整个长枪从枪尖到枪尾齐根没入到了这突然暴起的玩意儿嘴里。   这犹如牛犊一般的巨大身子整个倒飞了出去,直接被盯在了后方的墙壁之上。

  可即便这样,这一头看上去犹若放大版冰狼的玩意儿竟是还没有死绝,将是扒拉着四肢拼命的将身形从这枪杆之上往下拽。

  “镇!”  就在这个时候,叶皇又是轻哼了一声,旋即手上捏动了法诀直接打在了这畜生头颅之上。

  原本对于邪物有着无比克制作用的镇字符此刻却是失效了。   只见这枪杆之上的畜生只是身形微微顿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过来,而且看上去兽性比先前更是大了不知道多少,一副要将叶皇和拓跋长天两人生吞活剥的样子。   “竟然无用?”  叶皇凝起眉头。   “贤侄,镇字符怎会无用?”  “我也不清楚,可能此物并非是邪异之物吧。 ”  叶皇摇了摇头,有些不解。

  “等等,贤侄,这……这好像是冰狼!”  “冰狼?”  “不错,你看它脖颈处。

”  拓跋长天这个时候突然喊了一声,叶皇随即急忙看去。   果不其然,这畜生的脖颈处,一道浅浅的黑色痕迹犬牙交错,宛若是被什么东西给咬过一般。   “是有些像冰狼,可是冰狼似乎没有这么大的身体吧?”  叶皇仔细看了一下,旋即骤然出手在这畜生身上连点了数次,这才将其控制住。

  尔后,叶皇将手直接印在了这畜生的头颅之上,一缕神识侵入了进去。

  几乎是叶皇将神识侵入到这畜生头颅中的瞬间,滔天的杀意便直接席卷而来。

  这畜生的头颅之中各种负面情绪夹杂着缘分以及不似人声的哀嚎,畜生、人类,妖族,各种情绪和残存的灵魂仿若是被人人为的给糅合在了一起一样。   这畜生整颗脑袋宛若一颗要爆炸的定时**。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叶皇收回了手臂,眉头皱的更紧。   “贤侄,如何?”  “的确是冰狼不假,而且是这一带冰狼的头狼,只不过这头狼的脑袋没有了自己的灵魂,多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  “不该有的?”  “是!”  “有东西强行将人类、妖兽还有其他东西的灵魂塞入了这冰狼的脑袋之中,而且这具身躯似乎也被改造过。

”  “各种灵魂强塞入这冰狼脑袋,这是什么操作?”  拓跋长天也是一脸的诧异不解。   “不清楚,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这东西简直就是一个负面情绪包裹的定时**,若不制住,只要靠近此地的估计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具被改造的身体对灵魂有很强的侵蚀作用,寻常人是抵抗不了的。

”  说话间,叶皇打了一个响指,一团熊熊火焰在叶皇手上燃烧而起,而后被其打在了这冰狼身上,然后又是几道佛家印诀被叶皇打出,印在了这冰狼头颅之上。

  接着,一声声仿佛从地狱之中传出的哀嚎声从这冰狼的嘴里冒了出来,一缕缕灰白色的烟雾在天地之中荡漾起来,渐渐的声音逐渐变小。

  等到声音全无之后,这冰狼的身躯开始可以被这火焰煅烧,又过了差不多几分钟,整个身躯才彻底化作了灰烬。

  “一头这玩意儿就这么费劲,若是野原之上的冰狼全部遭了毒手,岂不是?”  一侧,拓跋长天有些骇然的嘀咕了一句。

  而他这么一说却是让叶皇神色一紧,看向拓跋长天。

  “希望不是这样,不然有我们喝一壶的了。

”  随后,叶皇为了保险起见,又在整个靠山渡之内将里里外外搜寻了七八遍,在再三确认无可疑的东西出现之后,这才一把火将这靠山渡给付之一炬。   将这靠山渡的事情了解之后,叶皇并非直接返回天元城,而是沿着海岸线继续搜寻。   接下来的几日之间内,一个接一个的悲剧情况展现在了叶皇的眼前。   叶族在野原靠近星海的几处城池,无一例外全部遭受了这不知名敌人的攻击。   有些城池直接被尽数的屠城,几千几万的死人,而且全部成为了干尸,有些则如靠山渡一般,只是尸臭漫天。

  还有一些对方尝试进攻,却因为城池之中布置了防御大阵并未攻破,可是城外的冰狼却是死伤无数。   这一日,叶皇同拓跋长天赶到了靠近神魔墟外围不远处的临海渡。   说是临海渡实际上却是一座方圆万里之内仅次于天元城的大城,  当初为了掌控神魔墟,叶王朝下决心再次兴建新城,于是便在原来星辰大陆绵延到野原之上是荒废的神城共工城的几处之上由乌查布置阵法进行改造扩建而成。   临海渡常住人口越有五十万左右。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野原之上的游牧民族,因为这几十年各种变故的缘故,其中不少人放弃了游牧生活,改定居生活。   除此之外,也和靠山渡一样,其中有不少围绕在神魔墟外的小仙族小部落构成,人口说不上单一,却也不算太过驳杂。   叶皇和拓跋长天来此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傍晚。

  当临海渡的渡长看到远处天际飞驰而来的两道人影的时候,如临大敌一般,高耸的城投之上,仙灵石构建的灯光大阵将整个城池外围照射的宛若白昼一般。   隔着远处,叶皇便能看到城投之上所有人手中都握着武器,一个个严阵以待,仿佛要拼命的架势。

  “似乎这临海渡也遭受了攻击,贤侄,你看着城墙,好似被什么东西挖过。 ”  指着厚重的清灰岩城墙,拓跋长投眉头紧锁的说道。   “是冰狼的爪狠,看上去还不少,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分不清楚是什么的脚印和手印,先进了城再说。 ”  几日巡查过来,叶皇几乎已经麻木。   十几个驻守点接近百万的人口死伤殆尽,这是这么多年叶族未有过的损失。   半年之前刚刚胜了傲天,原以为在九幽深渊和元星,叶族绝对说一不二无人敢拂逆的存在了。

  可是现实打脸打的却出奇的凶。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