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4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120 人围观!

  孤飞燕心满意足地倒下了,天武皇帝却立马朝君瀚引投来审视的目光。

  天武皇帝原本还只是怀疑,如今是非常肯定了这个远朝堂,喜江湖的儿子一直都在做戏,表里不一,城府极深!  他在心里头自语,“老八跟孤飞燕走得那么近,必定是为打探朕的病情来的。 这个老八图的是什么?”  君瀚引早就心虚地低下头了,他确实是跟孤飞燕打探父皇的病情,只是,他压根不知道父皇和孤飞燕的秘密,更不知道父皇在这件事上的敏感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

  他只当父皇是因为他拿孤飞燕给的枇杷叶说谎邀功而生气。   他暗暗想,待父皇气消了,再寻个机会同父皇认错解释,父皇总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对他怎么样。

倒是孤飞燕这个小贱人,他一定要尽快撬开她的口,然后灭口!  天武皇帝忍着,倒没有当初对君瀚引怎么样,他拂袖而走。

  天武皇帝一走,殿内的众人便都慌张而逃。

  程亦飞正要将孤飞燕抱起了,夏小满就领着两个宫女从人群外冲了进来,喊住他,“程大将军,不必麻烦你。

奴才来就好!”  他一得知靖王殿下伪装潜入宫,立马拉着芒仲一起来,就怕靖王殿下干出什么冲动的事,又引起皇上的怀疑。   他也不知道靖王殿下此时此刻在何处,但是,他知道靖王殿下一定盯着孤飞燕。   孤飞燕受邀入宫,他为了给程亦飞接送的机会,没给安排接送,现在若再不赶紧把人接回去,天晓得靖王殿下会怎么罚他。   程亦飞心情好,拦下宫女,“本将军送她回去,顺路!”  夏小满态度强硬,道了“不必”二字,就亲自把孤飞燕拉了起来。

  程亦飞一脸莫名其妙,自从祁家解除婚约之后,夏小满这厮就对他非常热情呀!如今,这是怎么了?  程亦飞也没强求,他虽然服了孤飞燕给的药丸,可胃还是非常不舒服,疼得都有些受不了了。

他同君瀚引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开。   很快,太极殿就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君九辰和芒仲自是早就离开。

  天武皇帝回到寝宫,气都还未消。

  他冷冷问,“怀宁呢?”  “跑出宫了,奴才怕她想不开寻短见,派人跟着。

”梅公公犹豫了下,询问道,“皇上,要不要,奴才亲自上祁家一趟,解释解释?”  天武皇帝瞪了他一眼,他就敢说了。   天武皇帝更关心的是君瀚引,他又道,“把老八盯紧点,查一查他这些年在外头都干了些什么,结交了哪些人!”  梅公公点了点头,劝道,“皇上,宽宽心,身子要紧。 也不早了,奴才伺候您就寝吧。

”  天武皇帝都要睡了,却忽然又问,“孤飞燕都来了,靖王今夜真的没来?”  宫里头但凡重要一些的宴会,都是要给靖王送邀请帖的。

但是,若非皇上亲自主持的宴会,靖王殿下一般都是不会露面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喜欢热闹。   天武皇帝之所以这么问,无非是因为心里头对靖王和孤飞燕之间的关系,还是有点不放心的。   梅公公如实回答,“没来,就夏小满来了。

”  天武皇帝总算是有点欣慰了,服了药丸才躺下。   宫里头是平静了,而刚刚得到消息的祁家,无疑是正在经历狂风暴雨。   祁大将军怒不可遏,不允许任何人出门去找怀宁公主,他要自己去找,要亲自宰了怀宁公主。

  徐夫人和几位妾侍拼命地拦都拦不住,最后还是徐夫人以死相逼,才让祁大将军冷静下来。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当我祁家是什么了?”这让我祁家的脸面往哪里搁?这让彧儿今后还如何做人?”  ……  徐夫人都气哭了,却不得不劝,“夫君,皇上只罚大皇子和韵贵妃,没定罪呀!皇上都说了,不许任何人造谣,这事无论真假那都是误会!夫君,你好好想想,咱们若再追究,岂不把这事给坐实了?到时候,天下人更要笑话咱们了!”  这个道理,祁大将军当然懂,只是,他咽不下这一口气,他都无法想象,自己的宝贝儿子若听说了这件事,会是什么反应。   徐夫人哽咽着,又劝,“将军,怀宁再怎么样,终究是皇上的骨肉。

这口气,咱们不忍也得忍!与其惹恼皇上,倒是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彧儿讨个妾。

彧儿是不会碰怀宁了,咱家就彧儿这根独苗,咱们得为以后着想呀!”  这句话,让祁大将军忽然冷静了下来,他看了徐夫人许久,喃喃道,“妾?晋阳城之外,想当我祁家儿媳妇的人多了去!哼,君氏皇族欺我如此,就休怪我无情无义!”  徐夫人当然知晓自己的夫君早就有谋反的野心,她紧张地劝说,“夫君,小心隔墙有耳!小不忍则乱大谋呀!”  祁大将军没有再要去找怀宁公主了,也不许任何人去找。

他亲自给祁彧写了一封信,令人加急送出。   以一己之力抗衡不了君氏皇族,他自是要联合外力的。

祁彧远赴东疆,这一路上倒是可以寻一寻适合的人选。

  祁家的灯火渐渐灭了,一切归于平静。   夜深深,星月寂静。   马车停在靖王府门口,夏小满正要令人将孤飞燕抬下车,孤飞燕又跟上一次一样,诈尸一般,突然直直地弹坐起来。   “啊……”  夏小满惊吓地一脚踩空,摔下马车。   孤飞燕顾不上那么多,跳下马车就飞奔进府,不为别的,只因为尿太急!  她解决之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夏小满被她的酒量惊呆了,追上来,问道,“孤飞燕,你你你,你的酒量怎么这么好?你是不是吃什么药了?”  孤飞燕贼兮兮一笑,道,“满爷,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夏小满不解。   孤飞燕低声,“把殿下那个药汤池借我用用,我就告诉你怎么回事。

殿下不在,你不说,没人知道。

”  夏小满拉下脸,甩了她两字,“没门!”  孤飞燕也不废话,转身往明玥居走。 她一身湿透了,又喝了那么多凉酒,得泡个药浴驱驱寒寒,散散酒气,要不,她至少得三日才能恢复过来。

  孤飞燕想自己烧水,夏小满却还算有良心,过来给她烧了一大桶热水,才绷着脸离开。   孤飞燕自己加了一些驱寒解酒的药材,舒舒服服泡在里头,泡着泡着她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睁开眼睛,只见眼前竟是一张银白的假面。

她看了一眼,当自己是做梦了,迷迷糊糊又闭眼。

  只是,不过须臾,她立马就瞪大了眼睛……  (晚上没有第三更。

明天起,每天两更,中午12点一起更。

晚上10点为补更或加更,不固定有,10点来看下,有更就是有加,木有更就是木有加,不另行通知,可以自己在软件上设置更新提醒……)。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