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0章 他们的第一次单独碰面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83 人围观!

  “有些事儿,错一次就没有回头的机会。 ”  “你相信我,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犯,晋行,你想想我这些年为你为公司做过的事情,我一心一意跟着你,这次也是一时糊涂……”  “你杀人放火我可以替你去背黑锅,你现在逼良为娼,我怎么帮你?”  “你就当不知道,你不说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帮帮我晋行,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 ”  张博是真怕了,这些年仗着跟楚晋行并肩作战的情谊,他已经很久没体会到怕是什么滋味儿,因为自信有事楚晋行也会保他,万万没想到,今天要动他的人,也是楚晋行。

  楚晋行面色淡漠,声线平稳的回道:“很多事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当做没发生,你当不知道,我也当不知道,那闵姜西怎么办?谁来为她的横祸买单?”  张博说:“我去求她,我求她原谅我。 ”  楚晋行道:“你要是不怕坐牢可以去找她,看她是会原谅你,还是把你送到牢里。

”  张博双手揪着头发,悔不当初。

  楚晋行冷静的道:“以后的路自己小心走,哪怕不违法不犯罪,也要看伤不伤良心。 ”  昧着良心做事儿,早晚都要栽大跟头的。   张博垂着头,做最后的挣扎,“晋行,我不想走,我从大学出来就跟你一起干,你现在让我去哪儿?”  楚晋行说:“你做的我都记着,我们只能走到这儿了,这事儿不光你我知道,江东还因为你背了黑锅,他什么脾气你是听说过的,趁早离开深城。 ”  在张博看来,十年效忠,如今他只是行差踏错,楚晋行未免太不近人情。 但是反过来讲,楚晋行何尝不是念着旧情才只做了开除处理?  听到江东的名字,张博心生恐惧,眼看着楚晋行这边没得商量,他当场递了辞呈,从此结束了楚晋行同窗好友兼合作伙伴的漂亮身份,也丢失了年薪七八位数的工作,以及,他心知肚明,无论他以后出去是应聘还是单干,只要是他负责的项目,楚晋行是不会跟他合作的。

  这样的惩罚到底重不重?因人而异,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没钱等同于没命。 楚晋行给了他一个最重情也最寡情的处罚,让他一夕之间,丧失十年的奋斗。

  从楚晋行办公室里出去的时候,外人不明所以,只觉得张博脸色很差,但还是如常打招呼,“张总。

”  张博面如死灰,没了,什么都没了。   ……  闵姜西过阴历生日,十一月二十六号才是正日子,不是周日,还是一样要去公司打卡上班。   丁恪心细,早就跟陆遇迟打探过,所以早上闵姜西一到公司,当头炸开的小彩蛋,大家都到了,集体给她庆生。

  当然不是因为闵姜西的人缘有多好,而是因为大老板丁恪主动撺掇,加之闵姜西背后的资源太硬,大家想捧的有之,得罪不起的有之,两者皆不占的人更是无所谓当个和事老,所以乍一看,闵姜西在公司可是香饽饽了。   趁着早上热闹了十几二十分钟,剩下的时间一切如常,去秦家上课,下午回来,正往楼上走,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  楚晋行来电。

  闵姜西愣了两秒,寻了个安静的位置接通,“喂?”  怕像上次一样,是江东拿着楚晋行的手机给她打电话,闵姜西没有马上叫人。

  手机中传来男人沉稳的声音,“我是楚晋行。 ”  他的声音江东学不来,闵姜西很快道:“您好楚先生。 ”  之前在楚晋行的生日宴上,闵姜西临走前改口叫了学长,可是叫不惯,还是要客客气气的。   楚晋行依旧,“你好。

现在方便吗?”  “方便。 ”  闵姜西以为楚晋行问她方不方便接电话,结果楚晋行说:“我在你们公司楼下,方便的话,能见个面吗?”  这种感觉就像蜡笔小新突然给陆遇迟发了见面邀请,谁能拒绝偶像呢?  闵姜西吸了半口气,点头回道:“好,您说一下具体位置,我现在就出去。 ”  楚晋行道:“工行门口。

”  先行楼下就是一家工行,闵姜西应声挂断电话,转身往外走,出了大楼往左看,银行门口站着一个个子很高很显眼的身影,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正是楚晋行。   闵姜西迈步走过去,楚晋行侧头看来,她微笑着打招呼,“楚先生。 ”  楚晋行说:“这么快?”  闵姜西道:“我刚回公司,还没上楼。

”  “哦。

”  他私下里并不善谈,尤其是跟异性,闵姜西跟他见过几次就知道他话不多,所以主动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楚晋行说:“不忙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说。 ”  闵姜西摇摇头,“不忙。

”  “那你等一下,我把车开过来。 ”  “好。 ”  楚晋行前脚刚走,后脚从银行里出来一个先行的同事,跟闵姜西打招呼,说:“闵老师,生日快乐。

”  “谢谢。

”  楚晋行在两米外,听得真真切切。

  他的车就停在附近,一两分钟就开过来,闵姜西上了他的车,楚晋行问:“吃过饭了吗?”  闵姜西心底紧张,绷着神经回道:“吃过了。

”  “这边我不常来,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闵姜西自动把这句话过滤成让她介绍坐下聊天的地点,她说了个位置,楚晋行把车开过去。

  那是一家茶店,环境不错,一般都是老师约客户在这里见面,清静又很私密,关键闵姜西莫名的觉着楚晋行不像是爱喝咖啡吃甜点的人,他静静的,甚至冷冷的,像是一壶茶。   两人下车进店,楚晋行主动跟店员要了单间,点完单,等到店员离开,闵姜西多少有些局促,这还是她头一次单独跟楚晋行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楚晋行率先开口,“今天来找你,是有件事要跟你说。 ”  闵姜西跟捧哏似的,生怕楚晋行的话落在地上,麻溜儿的接道:“您说。

”  楚晋行道:“听说你十九号那天走后,身体不大舒服,我最近查了一下,确实是我这边的问题,我已经给了张博开除一切职务的处理,对不住你了。

”  闻言,闵姜西神情寸寸变暗。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