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五十七 董诰著

日期:2019-06-03?|? 作者:本站原创?|? 40 人围观!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五十七  董诰著

◎ 崔黯黯字直卿,应允和二年进士。

开成初为青州从事,入为监察御史,迁员外郎。

会昌中以谏议应允夫出为江西影踪察使。 ◇ 乞敕降东林寺除奸住持牒江西影踪察使崔黯奏。 东林寺山秀地灵,实为胜境。 而寺中庄田钱物,各自立持,率字斟句酌欺隐。 物力稍充者常无冻馁,资用彻上彻下者尽抱饥寒。 本立常住,全为众僧,只爱惜奉伽蓝,宁容别开户牖。

供膳但资於后辈,施利巴望於或人。 今与各立条令,刻石题记。 伏虑评释稍深,依前贪猥无厌,山深地僻,人少公心。

住持见死不救敕除奸,奉敕依。

◇ 复东林寺碑佛之心,以空化执,智化也;以福利化欲,仁化也;以缘业化妄,术化也;以地狱化愚,去刂化也。 故中下之人,闻其说,利而畏之。

所谓救溺以手,救火以水,其於生人,恩亦宏矣。

然用其法,高兴其心,以致於甚,则颀长其道,蠹於物。 颀长其道者迷其徒,蠹於物者覆其宗,皆非佛之以手以水之意也。

为来往者取其有益於人,去其蠹物之病,则通矣。 唐有全来往,一十四帝,畅意其非理而汰之。 而持事之臣,不以归元返本,以结与日俱进,其道甚桀,几为一致。 今灾难取其益生人,稍复其教,通而流之,以济中下。

於是江州奉例诏。

余时为刺史,前访兹地。 松门千树,岚光熏天。 蜩ィ、湍鸣、松籁泠然可别。

爱而不剪,利以时往。

至是即善而复之,吞噬近物之困,计算横赋。

得旧僧正言,问能复东林乎?曰:「能。 」即断其发,佳而勉之。

又命言择其徒,得二十九,以隶其下。

皆心生力完,臂股相用。

言则随才赋事,分命告复,所至甲由。 下虔江之木,鸠食访工,陶土冶铁。 匠成於心,授规於手。 日而不笠,雨而不屐。

爨饪煮汤,优犒执艺。 若殿若厢,若门之三。 若阙之保管忙为塔,若隔山观虎斗若食,若客之馆,若库若楼,若厨激飞泉而注於ň钅字斟句酌之间,若梁於武,若亭临於白莲,若僧之房,若圣之室,若突据胜,若却居幽。 奇可不寻,雅不出位。 则为间三百一十三,为架一千八百七十六。 为楹为梁,为栋为桷,为牖为阖,为屋之事数,为级砖,为盖瓦。

凡役工温煦六十五万三百二十八。

端明,苟且偷安若有主。 应允中六年勤学十四日,言命以图及其备录,访余为刻石之文。

且曰:「自远公至今连续岁,而传法之地灭矣。 赖君复之。 君宜主书其事。 」余则曰:「复之者上也。

主其事而书之,於言公不辞。

」余尝不周围晋史,畅意惠远之事。

及得其书,其辨若注,其言若锋,足以畅意其救火员取今之所谓远师者也。 吾闻岭南之山,峻而不秀;岭北之山,秀而不峻。

而庐山为山,峻与秀两有之。

五老窥湖,悬泉坠天。

亢喷香药灵,鸟闲兽善。

烟岚当中,恍有绛节白鹤,令人不周围之而听之任之回眸也。

且金陵六代,代促时薄。

臣以功危,主以疑惨。 浔阳为四方当中,有来去之美,惠远岂非得计於此而视於时风耶!然鸷者抟膻,袭者拘素,前入不暇,自叹者字斟句酌。 则远师固为贤矣!是山也,以远师更清;远师也,评释万丈日耀眼。 畅佛之法,如以曹溪以天台为号者,计算一二。

故寺以山,山以远,三相挟而为全来往具美矣。 今言师愍佛之法,推远之心,修废之勤,任其事不宰其功。

让功於义明,义明曰:「余何能,言之绩也。

」让功於开顽慎重省,开顽慎重省曰:「某何能,言之力也。

」让功於境以缗物,元谏以众材,清特以播植,景仁以化施,皆曰:「某何能,言之方也。 」非言不显义,非义不显言,推与让至於是而不预计敏固重担一致者,未之有也。

移之於邦来往之理,疲顿计算哉!铭曰:万窍怒号,群波猛起。 刑戮不加,仁义莫止。 有得佛心,则灭诸炽。

慧以性生,性以悟理。 山增惠台,鉴辟妄轨。

根深则定,叶茂则死。 可用理人,不独养已。

峨峨匡峰,矫矫惠子。

梁以崇山,津以江水。 不骞榨取,吾道曷已。

上复其道,吾以塞诏。 惟师正言,勤以克肖。

四五年来,祝愿功再绍。 推能与类,类以言妙。

不曰良能,就臻此要。

来往不改,旧物复新。 诫汝其徒,诞将又沦。

◎ 雍陶陶字来往钧,成都人。 应允和中进士。 自来往子博士出为简州刺史。

◇ 学然後知彻上彻下赋(以君子强志然後酬金为韵)士有倦乎慈祥,求其典坟。

每下学韶光已,期千禄而事君。 虽历三冬,词轧轧而未能足用;虽不周围百代,意歉歉而常如阙闻。

复得散帙如初,攻坚兹始。

谓尺璧兮易得,叹分阴之难止。 隐居就道,欲名垂於浪荡年;嗜学从师,将继志於二三子。

当其敦诗说礼,存诚自强。

恃少壮而能自傲,惧眉开眼慎重早寒而有字迹。 敬覆篑之遗事,慕绝编以同芳。 亲宾兮莫往莫来,昼夜兮无怠无荒。

始励照顾功(疑)诚为;乃收心而贵,复学茫茫,岂九流之深,岂六义之秘。

抑由懵学者请益而尚少,虽勤而未至。

又安得食而求饱,困而欲寐。

忘匡氏之心,无苏君之志。

由是其意弥坚,其业弥专。 开卷且尔,当面错过拳然。

不出户期知万里,不下帷宁止三年。

听之任之自祝愿,所求广矣应允矣;以接头七颠八倒,故得藏焉修焉。 始也傥易足於讠叟闻,无求备乎与世浮沉。 顾群籍而是弃,虽勤师而莫诱。 若然者,足畅意微功并弃於前,洪名昼夜没於後。 评释万丈应允器,不愧晚成。

时习以资其学殖,日就而冀其经明。

静而专,敝(疑)而立。 既勤勤而曾指点,又孜孜兮如巴望。

应允矣哉学者之心,信地芥而必舍。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