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6章 秘密恋爱,认错人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50 人围观!

  闵姜西用洗手液洗好了衣服,深呼吸,这才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她努力不去看众人的神色,心想着什么叫美滋滋的来,灰溜溜的走。   荣一京瞥见她的身影,扬声道:“闵老师。

”  闵姜西原地停下,荣一京微笑,“没事的,不用往心里去。

”  闵姜西歉疚的点了下头,“我让人把衣服烫好拿进来。

”  荣一京道:“生日快乐。

”  闵姜西微笑,“谢谢荣先生。 ”  在此期间秦佔一直没回头,披着外套坐在那里,看不见脸上神情,直到闵姜西离开,荣一京才瞥向秦佔,佯装不快,“你看你什么态度,人家小闵心里多难受?”  秦佔冷眼瞧向他,“比你强,当面人背面鬼。

”  荣一京挑眉,“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  秦佔回给他一记嘲讽的目光,信他的鬼,糟老头子坏得很!  闵姜西出门后将衣服交给店员,拜托对方烘干烫好,走到自己的包间门口,调整了一下呼吸。   推门进去时,所有人都看着她,闵婕问:“蛋糕送给人家了?”  “嗯。

”  “他们喜欢吗?”  闵姜西强颜欢笑,昧着良心道:“喜欢。 ”  闵婕道:“我刚还跟定定讨论呢,他说他家里有人喜欢吃蛋糕,我做的蛋糕好吃,改天我教他做。

”  闵姜西的心情还没彻底平复,只笑了笑,没有吐槽秦嘉定化神奇为腐朽的‘化功大法’。   她坐下之后,桌上气氛依旧,闵婕一人大杀四方,荣昊和秦嘉定是毫无反抗之力,程双避其锋芒,只有陆遇迟堪堪招架。   中途店员敲门进来,端了一大海碗的老汤银丝面,说是祝今天的主角生日快乐。 深城这边不讲究庆生吃面,闵姜西狐疑,问了句:“我们没点,是老板送的吗?”  店员微笑着回道:“楼上202客人帮您点的。 ”  闵姜西瞬间有种羞红脸的冲动,她刚上去砸了秦佔一身的蛋糕,满屋子的人除了惊吓什么都没捞着,人家回头还送了一碗面给她,简直以德报怨啊。   “麻烦你替我谢谢楼上的人。 ”  “好的,那您慢用。

”  店员走后,程双八卦,“谁给你点的?”哪怕范围只在秦佔和荣一京之间,她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贴心。   闵姜西随口说:“大家点的。

”  其实她猜得到,前阵子秦佔生病,她煮了面给他,秦嘉定过生,她也煮了面给秦嘉定,以秦佔这种不爱欠人人情的性格,定是要找机会还给她的。

  闵婕道:“看我西宝有这么多人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  闵姜西说:“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是我不放心你好不好?”  闵婕美眸微挑,“我怎么让你不放心了?”  有小孩子在,闵姜西没法明说,就闵婕这个恋爱问题,就足够她头疼的。

  陆遇迟从旁打岔,“小姨,什么时候给我们找个小姨夫回来啊?”  闵婕说:“还在观望中,毕竟我还小。

”  闵姜西小声念叨:“都三十七的人了。

”  闵婕一脸无所畏惧的坦然,问在座的各位,“我看起来像是三十七岁吗?”  荣昊认真的摇了摇头,就连秦嘉定也没办法反驳,如果闵姜西没跟他提前打招呼,他第一眼见到闵婕,可能会喊她姐姐。

  程双双手撑着下巴,可怜巴巴的道:“小姨,你真的看不上我爸吗?要不最近我安排你俩见一面,你再看看。 ”  闵婕说:“虽然你喊我小姨,但我拿你爸当亲叔叔看,这个不太好吧?”  陆遇迟一口酒直接呛得顺嘴往外喷,荣昊和秦嘉定到底是出身名门,凭借着优秀的适应能力,勉强做到面不改色,闵姜西就更不用说了,习以为常,波澜不惊的低头吃面。   程双闻言,马上道:“我知道,我爸是看起来有些显老,但他最近一二年还行,捯饬捯饬也能看……我是真想你给我当妈,你就考虑一下呗?”  闵婕朝着程双撒娇,“我还年轻,现在还不想找,你爸爸人那么好,我给他加油。 ”  程双唉声叹气,“我爸哪儿都好,勤俭持家热爱赚钱,就是败在长相上了。 ”  陆遇迟道:“我估计小姨是害怕有个铁公鸡似的女儿。

”  程双脖子一竖,不服道:“那要看给谁花钱,给小姨花钱我不心疼。 ”  闵婕道:“就是,双宝今天还送花给我。 ”  陆遇迟道:“那是我买的。 ”  程双:“你闭嘴。 ”  在此期间,秦嘉定和荣昊不约而同的在心底盘算,如果闵姜西进了自家门,他们家扛不扛得住这样的小姨,荣昊还好,闵姜西跟了荣一京,他也还是管闵婕叫小姨。

秦嘉定就不一样了,无论闵姜西是跟秦仹还是跟秦佔,他都要喊闵婕姨奶奶!  闵婕手机响,她拿着手机起身,闵姜西随手把自己的外套递给她,“外面冷。 ”  闵婕接过,惯常宠溺的口吻,“谢谢西宝。 ”  她穿着闵姜西的外套去外面接电话,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声:“到深城了吗?”  闵婕很温柔,“嗯,下午就到了。

”  “跟你外甥女见面了?”  “在饭店,还有她朋友和学生,我们一起吃饭。 ”  男人说:“在深城多玩几天,我后天回去,你想要什么礼物?”  闵婕勾起唇角,“什么都不用,你也不用着急回来,我们不在深城见面。 ”  男人说:“平时我叫你来,你从来不答应,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你,你还想不跟我见一面就走?”  闵婕低声道:“深城是你的地盘,人多眼杂,不方便。 ”  男人说:“看到了就看到了,我怕被看?”  闵婕道:“你不怕,我怕行了吧?”  “你还没跟你外甥女说我们的事?”  “还没到时候。

”  “以前是我这边迫不得已要低调,现在倒好,你反而不承认我了。 ”男人声音磁性,显然有些年纪,但语气中又带着几分撒娇不满。   闵婕哄道:“你再给我点时间,我还没做好心里准备……”  她正低着头讲电话,忽然身后传来一声:“闵姜西。

”  闵婕下意识的转身,不远处站着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理着很短的头发,皮肤蜜色,眉眼精致又大气,穿着件咖色的衬衫,像一颗浓郁的巧克力糖。

  秦佔看到闵姜西的藕粉色风衣,下意识的喊人,话一出口就觉察出不对,闵婕虽然跟闵姜西身形相近,但个头明显矮了一截。

  这人是……  闵婕挂断电话,秦佔迈步向前,微微颔首,“您好,我是秦佔。 ”。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