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70章 掩埋在美丽过后的肮脏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106 人围观!

  闵姜西放学回家,拿了钥匙开门,刚进去要喊小姨,就听到里面传来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哗啦一声。   她顾不得换鞋,快步往里走,边走边道:“小姨?”  声音是从主卧方向传来,主卧的房门紧闭,在闵姜西快要走到门口时,门内突然传来闵婕的声音:“我没事,西宝你别进来。 ”  闵姜西本能觉得不对,闵婕的声音不对,她没管那么多,一步跨上前,直接按下门把手往里冲。

  那副画面闵姜西永远都不会忘。   闵婕是个很爱生活的人,家里永远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房间里永远都有一束新鲜的花,她还很爱美,墙上挂满了自己和闵姜西的照片。   而此时此刻,闵姜西入眼的先是一地狼藉,碎掉的花瓶,无处安放的水,被碾碎的花,还有摔坏的相框,枕头,被子……原本不该在地上的一切。

  抬起头,一个男人坐在床边,他怒气满天,红着眼,手里还攥着一只钢衣架,在他身后的床上,露出一截蜷起的腿,脚腕被绑在一起,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满是抽打过后的红痕。   闵姜西懵了,发愣似的看了几秒,双腿灌铅一般,一动不能动,直到那张挡在男人背后的脸,顶起枕头,用力撑起身,露出小半张满是眼泪的面孔,惊恐的冲着门口喊道:“西宝你出去!”  夏天,闵姜西看到闵婕睡裙外的胳膊上也布满红色的抽痕,一条一条,密密麻麻,有些地方红到发紫,似是一碰就会渗出血来。

  喉咙被卡住,闵姜西一声不发,只是突然疯了一样朝着床边的男人扑去,她要杀了他,男人抓着她的手臂,好像没怎么用力,她整个人就被甩到了门口,背后撞到墙上,好在有书包一扛,并不疼,只是腿软,无力。   闵婕嘶声裂肺的喊:“你别碰她!赵昆你别碰她!”  闵姜西冲上去抓男人的脸,男人手里还攥着衣架,没有抽她,而是揪着她的校服领口,把人往外耸。   闵婕的手脚都被绑着,披散着头发,狼狈的滚下床,从男人背后想要拦住他,男人一把推开闵姜西之后,回手就是一衣架,直接用钩子钩到了闵婕的右肩膀,从下至上,血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他明明是闵婕的男朋友,却像是跟闵婕有什么深仇大恨,嘴里面骂着肮脏不堪的难听话,将闵婕按在地上,连踢带打,闵婕捂着头,蜷缩着身体,声嘶力竭的喊着,“西宝快走!”  闵姜西什么都听到了,又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眼前的画面刺激了内心最原始的本能,她掉头往外跑,把餐厅的椅子都撞翻了,她没有夺门而出,而是直接冲进了厨房,左手拔出菜刀,右手抽出水果刀。   重新回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男人还在拿衣架抽打地上的闵婕,闵姜西一眨不眨,几步跨上前,右手往前一送,男人痛呼一声,后腰处多了一把刀。   闵姜西左手不怎么好使,也不想砍的人血肉模糊弄的到处都是,她只想把水果刀拔出来再捅一刀,但是之前那刀捅的太深了,一时间竟然拔不出来。   男人捂着后腰连连往一旁闪,闵婕抬起头,看到拎着菜刀的闵姜西,以及一旁抬手看血的男人。   男人浑身酒气,闵姜西这一刀把他捅的有些清醒,他分不清是震惊还是愤怒的目光,咬牙切齿。

  闵婕慌着扶床往起爬,嘴里念着,“西宝,快跑,你快跑!”  她起不来,爬着去拦男人的腿,男人怒极,本能的举起手中的衣架,又要打她,闵姜西疯了般冲上前,再也顾不得手中的菜刀会不会砍得人血肉横飞,她只想杀了他!  第一刀砍在男人的手臂上,血瞬间涌出来,男人大叫着往后躲,闵姜西扑上去,他用衣架扛,衣架瞬间脱手,她又去砍他,满屋子追砍,一如他对闵婕。

  闵婕一直嘶声裂肺的在喊她,闵姜西什么都听不到,砍红了眼,男人被逼到床头柜处,混乱中抄起台灯反击,趁着闵姜西被打倒之际,忙逃也似的往外奔。

  闵姜西毫无痛觉,起来就要追,被闵婕一把拉住,连叫了好多声西宝……  闵姜西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在她妈妈过世六年后,她终于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亲人,她发过誓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在乎的人。   闵婕见她双眼发直,吓得捧住闵姜西的脸,不停地叫她名字,让她不要害怕。

  闵姜西放下手中的菜刀,低头帮闵婕把手上和脚上的绳子全部解开,出声道:“小姨,我们去报警。

”  闵婕白着脸,“一会见了警察,你什么都不要说,听小姨的话,是小姨拿了刀子,是小姨伤的人,听见了吗?”  闵姜西抬眼,“小姨,你冷静一点,是我砍得他。

”  闵婕摇头,嘴唇都是哆嗦的。

  闵姜西一眨不眨,声音波澜不惊,“我是未成年,就算我今天砍死他,我也不会坐牢。

”  闵婕摇头,伸手捧着闵姜西的脸,泪如雨下。   闵姜西一滴眼泪都没掉,冷静的近乎像是职业杀手,“你听我说,是他的错,他凭什么打你?凭什么欺负人?我们是自卫,刀是他拿来准备伤害我们的,我只是迫不得已,不小心,才伤了他。 ”  闵婕突然哭到无声,当时的闵姜西觉得闵婕是懦弱,但是很久之后她才明白,闵婕是心痛,心痛自己没有照顾好她,对不起亲姐姐的嘱托。

  当天,闵婕和闵姜西报了警,话是闵姜西跟警察说的,男人进门家暴,动了刀子,还想杀人灭口,混乱中她拿起刀吓唬他,是他自己不小心撞上来的,两人皆是伤痕累累,认证物证俱在,男人是在一家小诊所被逮捕的,当时警察很愤怒,恨不能当场替这对孤儿寡母报仇雪恨。

  男人各种解释,说闵姜西是如何如何蓄意伤人,追着他砍,警察不信,在一个三十岁的渣子和一个十二岁的柔弱女孩之间,警察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后者。

  男人就是普通职员,家里没人没背景,加之这件事闹得很大,又有未成年卷入,最终被判了五年,立即执行。   打从闵姜西他爸一声不吭的跑掉,她妈妈服药自杀过后,她六岁就跟在闵婕身边,闵婕也才十八岁,半大的孩子,为了闵姜西放弃了太多,也牺牲了太多,闵姜西这辈子别无所求,但愿闵婕可以后生安好。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