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二百六十章 殿的诡计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07?|? 作者:本站原创?|? 189 人围观!

第二百六十章 殿的诡计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如果说以前的话,殿还不太明白为什么大颚蚁会居住在芳缘大沙漠,但是自从他研究出了沙沙结晶之后,便不再对此抱有疑问了。

“等等,大颚蚁的话,进化后会具有龙属性,而且貌似其还有着集体进化的习性。

”殿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某个研究大颚蚁的神奇宝贝保护区,好像就在芳缘地区琉璃市附近的伊札贝岛附近。

他沉吟了一下。

就在这时,大颚蚁突然注意到了殿旁边的天本教授,它威吓的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牙齿,然后慢慢向后退去,消失在了深邃的坑洞当中。 “天本教授,走吧。

”殿慢慢起身,看着旁边的这位貌似平静下来的天本教授。 “啊!殿君,走吧!”天本教授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右边的通道迅速跑去。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在意出没在其中的神奇宝贝以及各种碎石或者疑似古代文明的宝物。

很快,他们的前方被一块巨石给拦截住了,但是好在前方已经被开辟出了一个一人的通道。 殿眼神闪了闪,直接突然加速在天本教授诧异的目光当中瞬时穿了过去,“天本教授,这种通道我先过去,万一有陷阱怎么办。 ”“原来如此。 ”天本教授同样穿过来后,一脸感谢。

接下来殿在天本教授的带领下畅通无阻的在塔内穿梭着,塔内的岩石被打穿,陷落的地方也被探了出来,简直就跟郊游一样。 直到他们两人最终来到了幻影之塔的最高层之后才暂时性的停了下来。 “殿君,定位仪显示他们就在前面。 ”天本教授看了看手中的定位仪肯定的说道。 殿默默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眼前的幻影之塔第四层。 跟之前的前三层不一样的是没有正中间的圆形支撑柱,而是一座塔中石屋,此刻,天本教授指的就是这座石屋里面。

殿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往前,而是淡淡的看着楼梯口前方的阴暗处。

整座幻影之塔除了第一层还有点阳光以外,其他的二三层都是昏暗一片,但是到了第四层却又重新亮了起来。

沙漠暴烈的阳光透过头顶满是裂纹的石砖照射了进来,形成了一种让人恍神的奇观,可惜的是,这种时间和巧合所造成的奇迹却展现在了无动于衷之人的面前,有些可惜。

他突然笑了笑,“没想到你会在这里等我,可怜。

”“难道说我们以前认识么,保育家大人?”篝火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无动于衷的笑了笑,自从她选择追随赤焰松之后,便将自己的真名彻底舍弃掉从而继承了‘篝火’这个代号作为自己的存在印记。 “可怜……这时候了没必要再演戏了,如果不是你给我的传信,我恐怕就真的被身后的这位天本教授给蒙骗过去了。 ”殿一脸微笑,“这座塔和塔外有信号阻断,所以没必要再演戏了。 ”他指了指房屋,“等我们一起把这些熔岩队成员解决掉,这里的事情便没人知晓了,包括你是密探这件事。 ”“可怜……篝火……”他身后的‘天本教授’一脸愕然,原本他在听到这位保育家居然知道干部篝火的真名之后就感觉有些不对,再结合起路上被完美避过的陷阱,心里顿时一空。

他暴露了!!但是怎么可能?!他可是号称‘千面’的班纳伊,独立于熔岩队干部统辖之外,直属于熔岩队头领赤焰松的特务。 要知道别说是在神奇宝贝保育家面前,哪怕是在国际警察当中也没有暴露过。 班纳伊听到殿之后的话后,理智告诉他,这绝对不可能才对,因为身为干部的篝火怎么可能是密探,但是这一连串的变故让他的头脑都有些冷静不下来,“篝火?!”“嘛……我也知道,可怜你是重感情的人,没办法,从过去到现在都没变,唉,算了,这里还是让我动手吧。

”殿的脸色不变,他心疼的看了一眼篝火,然后淡漠的瞅了一眼身后的班纳伊,“永别了,千面班纳伊。 ”啪。

他立刻打了个响指。 “不好!!”班纳伊再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下来如果走错一步,就会……死!“来不及了!”他本能的想放出自己的百变怪和大嘴蝠,但是他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左?!”“右?!”班纳伊在生死的瞬间苦笑了一下,这恐怕是他人生当中最悲惨的一瞬间,而这全赖于……嘭!血花溅起,班纳伊立刻倒在了血瀑中。

大针蜂平静的甩了甩手中的紫色毒针,毫不在意的重新回到了殿的身边,与此同时,石屋中也传出了几声惨叫。

“你?!”篝火的面色陡变,原本就锋锐的剑眉瞬间立了起来。

“可怜,为了你的安全,没办法。 ”殿依然笑着,但是眼神中却一缕笑意都没有。 突然。 原本倒地的班纳伊迅速的起身,然后猛的向着一处坍塌口冲去,他还回首扔出了一枚炸弹,直到人消失在漆黑的坍塌处时,声音才传了出来,“篝火……”平静的两个字透露出的是一股深沉的寒意。

“嘿~提前服用了特制的解毒剂么。

”殿笑了笑,身影却没有动,而同样的,大针蜂也没有动。 “嘻嘻。

”篝火突然用带着红色手套的双手捂着嘴笑了起来,“有意思,真有意思,那个班纳伊也有被戏耍的一天。

”她摆弄了下耳边的紫发,“真没想到,以正直著称的保育家居然也会用这种手段。

”篝火却淡淡的笑了起来,“但是,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赤焰松大人怀疑我的身份的话就大错特错了,那位大人的器量跟梦想一样远大,真诚君……”她叹了口气,已经想明白了对方的另外一层身份,能够知道自己‘可怜’这个名字的人除了‘真诚’这个研究员以外别无他人。 “可怜……你太天真了。

”殿面色平静,“上位者的宿命便是孤独,而且,你高看了对方的器量也小看了自己的位置。 ”。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