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7章 恶霸遇山大王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39 人围观!

  闵婕眼底有陌生的茫然,不过很快点头,勾起唇角,“你好。 ”  秦佔说:“我是秦嘉定家长,秦嘉定给您添麻烦了。

”  闵婕眼睛一亮,仿佛豁然开朗,“你是定定的哥哥还是…”  秦佔道:“我是秦嘉定的监护人。

”  闵婕是聪明人,很快听出秦佔不愿透露太多,话锋一转,笑着道:“谢谢你信任西宝,刚刚还叫人送了面。 ”  西宝?  秦佔脸上带着两分客气的笑容,“谢谢您的蛋糕。

”  闵婕笑问:“蛋糕是我自己做的,你们还吃得惯吗?”  秦佔说:“闵老师之前手滑,不小心打翻了,不过卖相很好,应该会很好吃。 ”  闵婕眼底有意外闪过,随后热情的邀请,“是吗,西宝没跟我说…你进来坐一下,里面还有蛋糕。 ”  秦佔道:“谢谢,不用了。

”  “别客气,我们西宝初来乍到,你是她在这边的第一个客户,我一直想当面感谢你,难得在这遇见,你不忙的话一定进来坐坐,我请你吃块蛋糕。

”  闵婕没有上来拉秦佔,她只是推开了包间的门,请他进去。

  秦佔第一次遇到这种骑虎难下的热情,八成包间里的人已经在往外看了。

  他想的没错,包间里的人眼看着房门打开,闵婕站在门口,一手握着门把手,眼睛在看另一侧,摆明了走廊里有人。

几秒后,秦佔的身影出现在包间门口。

  闵姜西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看到是他,眼底瞬间浮现出惊讶,顿了两秒后立即起身。   秦佔往里走,闵姜西叫了声:“秦先生。 ”  荣昊叫道:“二哥。 ”  秦嘉定没办法叫人,干脆没出声。   程双跟着起身,朝着秦佔礼貌颔首,陆遇迟也没装大爷,一同站起来。 满屋子的人神色各异,均有不同程度的意外,最尴尬的要数秦佔了,他根本没想进来好不好。

  全场最热情的人依旧是闵婕,她张罗着让秦佔落座,又对闵姜西说:“西宝,你怎么没说蛋糕掉了,小秦都没吃到。 ”  一句小秦,闵姜西头皮炸裂,赶忙看了眼秦佔的脸,想必秦佔也从未被人这样喊过,面无表情之下竟然带着那么一丝无辜。

  “啊…是我不小心打翻了。

”  闵姜西不知道秦佔登门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来找她算后账的?  秦佔一眼看穿闵姜西的心思,暗道你长没长眼睛,没看到他也是被迫的吗?  闵婕自顾自的往放蛋糕的地方走,嘴里念着,“我们这还有,早知道之前就给小秦送过去了。 ”  她要给秦佔切蛋糕,闵姜西说:“小姨,我来吧。 ”  闵婕道:“好,你来切。

”  说着,她回到桌上,拿起红酒瓶要给秦佔倒酒,秦佔让了让,“您坐,我自己来。 ”  闵婕笑道:“这杯酒我敬你,谢谢你选择了我家西宝,让她遇见你这么好的客户,还有定定这么可爱帅气的小朋友。 ”  定定在一旁很是淡定,也有可能是听多了,麻木不仁。   秦佔跟闵婕喝了一个,闵婕又倒了一杯,“这杯跟西宝没关系,单纯是我个人欣赏你,你眼光很好,能在那么多人里选中她,别的我不敢说,我家西宝一定是最好的。

”  秦佔又跟她喝了一杯。

  闵姜西背对着桌子切蛋糕,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就让闵婕碰上秦佔了,如果秦佔是恶霸,那闵婕就是山大王,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俩人谁是道谁是魔还未可说。

  她拿着盘子,切了一大块蛋糕,转身往桌边走,眼看着秦佔和闵婕又在倒酒,忍不住道:“小姨,你别再劝酒了。 ”  闵婕还不等出声,这回是秦佔道:“这杯我敬您,欢迎您来深城。 ”  闵婕的眼睛会笑话,只是笑,跟他举杯喝了一个。

  喝完后秦佔续杯,“您说的对,闵老师很好,这杯我替秦嘉定感谢。 ”  闵姜西站在秦佔身旁,看着两人你来我往,这么会儿四杯酒下肚,颇有种山头立规矩的既视感,她看不出秦佔是喜是怒。

  一人敬了两轮,待到酒杯放下,闵姜西也把蛋糕放在秦佔面前,轻声说:“这些我们都没动。 ”  兴许是在外人面前,秦佔难得的客气,“谢谢。

”  闵姜西绕回自己的座位坐下,闵婕看着秦佔道:“你尝尝,我的手艺不会比外面卖的差。 ”  秦佔拿起勺子吃了一口,点头道:“好吃。

”  同样的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很可能是客气,但秦佔长着一张不会也不可能拍人马屁的脸,所以听起来含金量十足,闵姜西有种看到美食评委在线点评的既视感。   果然闵婕也很开心,“定定好孝顺的,说是家里人喜欢吃,他要学会了自己做。 ”  秦佔就是秦佔,面不改色的道:“您不用费心教他,他在这方面没天分。

”  定定面无表情,不爽但不能否认。

  闵婕看了眼秦嘉定,而后道:“这世上没有用心却做不好的事,除了爱情。

”  闵姜西眉头轻蹙,低声叫了句:“小姨!”  闵婕虽然三十七岁,但完全不见这个年纪该有的沉稳,反而跟小孩子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都是熟人不要紧,闵姜西怕她哪句话说得不好,再得罪了秦佔。   秦佔右手拿着勺子,咽下口中的蛋糕,抬眼道:“没错,尤其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不会有好下场。

”  闵婕眸子微挑,似是找到知音,“一拍即合的才是爱情。 ”  秦佔接下半句:“啰里啰嗦的都是感动,还有求之不得后的迫不得已。 ”  闵婕赞同的不能再赞同,此时此刻言语已经无法表达那种知音难觅的激动,她拿起酒杯,对面的秦佔也拿起酒杯,两人隔桌互敬。   陆遇迟低头玩手机,在三人群里面吆喝了一声:“就没有咱小姨搞不定的人。

”  程双也默默的拿起了手机,跟着道:“小姨好牛逼,这是她第一次见秦佔吧?”  陆遇迟说:“就你还要跟小姨学酿酒和做菜,赶紧学学做人吧,有小姨这本事,你何愁攀不上秦佔这颗不老松?”  程双发了个要死不活的表情包,感慨道:“我决定了,不让小姨给我当后妈,我要请她去我公司,专门给我当销售!”  闵姜西不用拿手机就知道隔壁俩人肯定聊起来了,如坐针毡,她插不上闵婕和秦佔的聊天,既担心冷场,又担心场子太热,hold不住。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