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8章 没有希望的希望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49 人围观!

  孤飞燕这话一说完,林老夫人又惊又喜,毫不犹豫地说,“那就按你这个方子,你怎么不早说?咱们先把命保住了,再治腿!”  她说着,朝苏太医看去,问道,“苏太医,一个月的时间,足够的,对吧?”  然而,苏太医并没有马上给予回答,而是眸光复杂地看着孤飞燕。

  这双腿是怎样的一个废法?好不好治?这些可都是未知数呀!若是好治,孤药女何必等到现在情况这么紧急才提出这个办法来?  无疑,这也是一个风险!  孤飞燕知道苏太医的意思,她立马就说,“伤的是筋骨骨髓,不仅双腿皆废,且用药后十日之后,夜夜要遭受骨痛的折磨。

此伤,因药烈而伤,不可再用药,只能行针灸之术。

只是,据我了解,此药问世之后,但凡使用者,皆不愈,针灸之法仅能缓解骨痛。 ”  孤飞燕手上不少适用于多种病症的急用的偏方,都是白衣师父给的,包括今日用的这一贴。 很多方子她都亲眼见过药效和后遗症,这一贴却从未见过。 但是,她知道,白衣师父是不会在药方上欺骗她的。   在冰海幻境中,白衣师父瞧得上眼的那些神医,可都是相当不简单的。

他们都治不了,何况是玄空大陆的医师?  玄空大陆本是个修气的世界,人人修炼真气,服用丹药健身护体,一般的疾病都无需就医。

故而,这片大陆的医药界,有神农谷那么个根基雄厚的药学圣地,有诸多熟悉药材的药师,却没几个可起死回生的医者。

  孤飞燕心里头是很清楚这件事是基本无望的,可是她还是抱着希望,毕竟这是最后的希望。

  她认真道,“苏太医,虽从未有过被治愈者,但并不代表此症就治不了了。 或许,你可以一试!”  苏太医就从未听说过有用于药浴的生血药方,更从未听说过有副作用这么大的药剂。

  他是为难的,他朝林老夫人看去,认真说,“此药,下官闻所未闻,下官未必有这能耐。

还请老夫人抉择。

”  选择权,终究还是回到林老夫人这里。

林老夫人不傻,听得出苏太医的为难。

  孤飞燕给的这条路是生路,却极有可能是苟活的生路。   双腿废了,如何还能上战场杀敌?如何掌管数十万大军?还不得将兵权让出去!这对于儿子来说,就是苟活了,还要夜夜承受骨痛折磨,这简直是生死不如啊!  林老夫人眼泪直流,就是下不了决心。

  孤飞燕心里头也难受得要死,却仍旧认真道,“老夫人,与其赌生死,不如赌活与苟活!好歹,有一条命在!好歹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孤药女,用你的方子吧!我就盼着亦飞醒来后,不要怨我这个当娘的!”  老夫人这话说完,埋头在床榻边,肝肠寸断地哭了起来。

她太了解儿子的性子了,若是儿子自己选择,必定选择赌一把去搏生死,而她,冒不起这个风险。

  孤飞燕看得林老夫人这般模样,心里头越发难受。

她无法想象程亦飞这么个桀骜不训,果断爽快的人知晓了此事,会是什么反应。

  她没有耽搁,立马将写下药方,让仆人却备药煮汤。 她认真交代苏太医和南宫大人,“浸泡一个时辰,切记,不可延时。

”  苏太医和南宫大人皆是沉重,点头,无言。

  很快,程亦飞就浸泡在药浴之中,所有人都守着,就孤飞燕一人避嫌,退到门口等。   她靠在墙上,双眸紧闭,心口堵得特别难受。 她又恨又自责,太极殿的事,终究是因她而起的。 她恨,恨韵贵妃他们,也恨自己不够强大。

她若能拒绝到那份邀请,也不至于有今日这事了!  一个时辰后,苏太医就出来了。 孤飞燕连忙问,“情况如何?”  苏太医吐了口浊气,“脉象是稳定了,就这趋势看,明日便可开始进食,服药养胃。 ”  “这些我都知道!”  孤飞燕不耐烦大声道,“我问的是他的腿怎么样了!你可有点办法?”  话刚出口,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烦躁,她立马低下头,淡淡道,“苏太医,对不住了。 ”  苏太医轻轻拍了拍孤飞燕的肩膀,低声劝说,“丫头,祁程两家相斗已久,昨夜之事,韵贵妃也不全是冲着你的。 此事不是你的错。 程大将军的双腿……”  苏太医又叹息了一声,才继续说,“程大将军这腿筋脉、骨髓尽损。

别说不可用药石,即便可用药石治疗,怕是都无药可治呀!老夫……哎……老夫爱莫能助呀!”  苏太医的医术在整个玄空大陆可以算是翘楚了,他都这么说了,何况其他人。

  孤飞燕其实刚刚就知道这件事基本无望了,但是,她依旧固执。   “苏太医,你可有其他医师举荐?”  苏太医捋着胡子,无奈道,“老夫所知的医师,怕是也无力回天。 ”  孤飞燕直接问,“苏太医,玄空大陆上那位医师的医术最高?你告诉我,我去请!”  苏太医又为难,又尴尬。

他也不谦虚了,实话实说,“孤药女,就这针灸之术,老夫治不了的,其他人医师必是治不了的!除非是你能寻出隐世医师来。

”  孤飞燕诧异了,“隐世医师?”  苏太医解释了一番,孤飞燕才知道,原来玄空大陆在上千年,真气的修行并没有那么盛行,医和药的发展是对等的,那个时代出了不少名医。

而后,随着真气的修行盛行起来,医学渐渐没落。 不少医学世家弃医修真气,也有些家族隐世独居,这些家族虽隐世却仍旧有传承,尤其是针灸之术。

  “孤药女,隐世医师并不好寻,更不好邀请。 ”  苏太医回头朝屋内看去,见里头的人都没有出来的意思,他便将孤飞燕拉到一旁去,低声,“孤药女,隐世的医师皆不好寻,且不好请。 皇上的病,你也是知晓的。 靖王殿下一直在寻隐世医师,而皇上自个也没少找。 如今都没个线索!”  孤飞燕固执不已,“我就不信找不着!”  苏太医无奈,“孤药女,你若不信,大可去问问靖王殿下。

”。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