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70章 方法只有一个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156 人围观!

  照片里的女人没有化妆,好像大病初愈,给人一种特殊的美感。   早在海明公寓整理东西时陈歌就感慨过,说门楠的父亲不知足,有这么美丽的妻子,竟然还选择分居,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原因。

  移开视线,陈歌看向照片里害羞腼腆的小男孩。   “这孩子真是门楠?一个在婴儿时期就表现出种种异常的孩子,为何长大后连一个镜鬼都应付不了?是随着年龄增长,某些身体机能退化了吗?”  生活当中也确实有类似的说法,孩子很小的时候能看见种种奇怪的东西,长大后不仅恢复正常,连带着当时的记忆也全部忘掉了。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陈歌想起了高医生来之前跟他说的一句话,经过深度测试,发现门楠身体里有三种人格。   一个自我保护型人格,以母亲的形象出现,这个很可能就是他母亲意外去世后的残念,附在了门楠身上,时时刻刻保护着他。   第二人格是门楠的主体人格,此人格随着门楠一起长大,也就是外人眼中正常的门楠。   第三人格隐藏在门楠身体最深处,根据高医生当时所说,这个人格一直停留在门楠幼年的时候,无法进行交流,出现时间极短,而每当第三人格出现的时候,门楠就会表现出远超常人的天赋。   “难道停止生长的第三人格,才是真正的门楠?在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人格为什么会出现?”陈歌在进入第三病栋之前,也查阅过很多这方面的资料,他心里很清楚大多数患有精神分裂的患者,其每一个人格的出现都是有深层原因的。

  可能是因为孤独,也可能是出于一种被保护的欲望等等,他现在不清楚门楠第三人格出现的原因,只是隐隐觉得这可能和第三病栋里的那扇门有关。

  收好相片,陈歌开始阅读第三封信。   “每到午夜凌晨那扇门就会准时出现,停留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它又会消失。

”  “我封锁了第三病栋,一到晚上严禁所有人靠近三号病房,叮嘱值班的护士和护工,时刻留意那扇会流血的门。

”  “仅仅只过去三天,值夜班的护士就告诉我,门后面传出奇怪的声音,她等门恢复正常后,推开门看了看,三号病房里是空的,连只老鼠都没有。

”  “第四天我亲自守在门口,门里确实有人在移动,还能依稀听到啃咬咀嚼的声音。 ”  “第五天晚上门后游荡的东西似乎感知到了什么,三号房内传出了敲门声。 ”  “空无一人的房间,从里往外传出了敲门声,如果不是前段时间我刚给自己做完精神疾病测试,恐怕我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 ”  “我让人用木板封死了房门,提心吊胆的过了好几天,在第十天的时候,门里传来了猛烈的撞门声。 ”  “鲜血外流,染红了整块门板,那场景就像是噩梦一样。 ”  “我联系护工拆了房门,喊来值班医生半夜蹲守在三号房外。 ”  “第十一天午夜凌晨,大概刚过去几秒钟的时间,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门板被推开的声音。

”  “声音是从三号病房门口传出的,那里明明没有房门。 ”  “当开门声响起后,门框被染红,我看的很清楚,那不是鲜血,而是好像血丝一样的东西。 ”  “一分钟后,一切恢复原状,有位医生说,他看见一道黑影从屋子里爬了出来。 ”  “那位医生在当天就向我提交了辞呈,病院人手紧张,我出言挽留,结果他情绪变得异常激动,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  “拆掉房门也没有用处,我干脆找人拿石砖将其封死。 ”  “开始的几天效果明显,一个星期后,三号房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每当午夜凌晨到来,三号房包括它旁边的墙壁都开始泛红,就像是人的皮肤被打肿了一样。

那红色还在蔓延,我现在很担心它会扩散到整个病院。 ”  “我使用了各种方法都阻止不了,这病房以前从没出过问题,所有异像都是从男孩母亲遇害开始的,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把男孩接回来?从他身上寻找原因?”  看完第三封信,陈歌的脸色不是很好,这扇门要比他想象的棘手许多,老院长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最后都已失败告终。 非但没有关上那扇门,还导致情况越来越严重。

  “这里应该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要不康复中心十几年前就应该被封停才对。 ”  陈歌拿起最后一封信,他神色慢慢郑重起来,最后一封信的信封上写着一个地址——临江新区血防站,这是其他几封信上没有的。

  “陈医生,我按照你所说的去做,门暂时关上了。

”  “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门楠可以关上房门?”  “门后的世界里到底有什么?”  这封信很短,里面透露给陈歌两个信息。   第一那扇门确实可以关上,并非无解;第二,门楠就是关门的关键。

  “看来想要解决我鬼屋厕所里的那扇门,还要麻烦门楠出面了。

”陈歌看着第四封信末尾:“老院长对门后的世界很感兴趣,他最后失踪的原因会不会是因为跑进了门里?”  病院四五年前被封停,封停的前一段时间院长失踪,这些应该是存在一定联系的。   将信封放回原位,他看着衣柜:“还是感觉不太对,这几封信没有贴邮票,前三封时间和收件地址都没写,根本不可能寄出去,院长是怎么和那个陈医生沟通的?”  “再说这些都是寄出去的信,它们怎么会又回到院长办公室里?”陈歌眼睛轻轻眯起,他想到了几种可能:“难道院长自己姓陈,他患有精神分裂,这些信全是他自己写给自己的?还是说那位收到了信的陈医生,在院长失踪后又回到了病院里,特意将这些信摆在这里,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借助他人之手来提醒后来者?”  前一种是院长的个人原因,但要是后一种的话,那对陈歌来说意义可就不同了。

  “这个陈医生到底是谁?”  陈歌思索片刻,将写有地址的第四封信塞入上衣口袋当中。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