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1章 生日当天,梦想成真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29 人围观!

  她完全没想到楚晋行今天找她,是为了十九号那天的事。

  在闵姜西想来,这事儿不是跟秦佔有关就是跟江东有关,而楚晋行,不仅他自带光环,就连他身边的那帮人都是被‘佛光普照’的,哪会跟这种腌臜事沾边儿。

  但楚晋行说,他查清楚了,是张博做的。   那天是闵姜西跟张博第一次见面,知道他是楚晋行的同班同寝同学,他看起来幽默又和善,偶尔的小调侃也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她以为楚晋行身边的人,理所应当的跟他一样好。   可事实证明,哪有那么多的理所应当,是她太想当然了。   刹那间,闵姜西不仅嫌弃自己的第六感,更鄙视自己的有色眼镜,她怀疑秦佔,怀疑江东,却独独信任自己的自以为是,如果不是楚晋行坐在她面前,亲口告之,想必她都会怀疑告诉她真相的那个人,是不是别有用心。   人的偏执感,简直可怕。   楚晋行见闵姜西冷着脸,一言不发,他主动说:“是我没看住身边的人,也没照顾到你,我也有责任,目前对张博的处理是我的个人决定,你要是有其他想法和安排,我不会阻拦,是他做错了,谁也帮不了他。

”  于理,楚晋行已经做了一个老板和上司应该做的,不偏不倚不包庇;但是于情,他没办法亲手送张博去坐牢。

  所以他保留一部分的权利给闵姜西,如果闵姜西想让张博坐牢,他不会多说半个字。   闵姜西沉默良久,开口说:“就这样吧,我尊重您的决定。 ”  楚晋行想从闵姜西脸上看出些情绪,但她只是神情淡漠,不动声色。   他说:“我跟张博是同窗,也是多年的工作搭档,但我不会偏袒他,你不用顾虑我这边。

”  闵姜西说:“那天在饭桌上,我听他说了好多关于你们曾经上大学时的事儿,包括早期创业,看得出来,他很珍惜这份友情,也很骄傲如今的成就,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这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  像是士兵没了枪,舞者没了腿,张博最引以为傲的友情和成功的事业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比意气风发时突然釜底抽薪更狠的?  楚晋行有些意外。   他意外不是闵姜西的不继续追究,而是她的冷静和理智,她只跟张博见了一面,竟然就知道张博的软肋在哪里。

  其实楚晋行大可以送张博去坐牢,只要还保有他的职位,对外不公布原因就是了,时间久了,什么事儿都会过去,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大家永远都是只敬罗衫不敬人。   可是楚晋行受不了,他没办法跟这样的人一起共事,外人都说他冷漠,张博也说,他们看到的都是他的不近人情,可其实他真正狠心的地方,是可以多年感情说断就断,在原则和底线面前,一视同仁。

  理智的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对不起。 ”楚晋行开口,声音不重却很清晰。

  闵姜西道:“您不用替他跟我说对不起,更不需要自责,再好的朋友也没办法替对方承担一切,尤其是错误。 ”  楚晋行道:“有些错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的。

”  闵姜西猜到他心里想什么,她直白的说:“好在那晚我没有出事,已经及时处理了,不然我想我不会这么理智,可能杀了他的心都有。

”  这一刻楚晋行从闵姜西眼底看到的是真诚和坦然,又是另外的神采,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说了句:“没事儿就好。

”  闵姜西浅浅的勾起唇角,“好人有好报吧。 ”  楚晋行‘嗯’了一声。   室内短暂的静谧,闵姜西忽然出声问:“栀子花还好吗?”  楚晋行微顿,出声回道:“挺好的,我外婆说盆子太小不利于生长,又换了个大一点的。

”  闵姜西道:“我小姨也说了,运的时候不方便用大盆子,让我回来换个大点儿的。

”  楚晋行道:“我外婆还拖人从老家送土过来,说是深城的土没有汉城的好。 ”  闵姜西忍不住笑,“网上就有酸性土卖,不用那么麻烦。

”  楚晋行说:“人年纪大了,什么都是家乡的好,那天看到栀子花,还突然掉了眼泪,想家了。

”  闵姜西问:“您外婆也在深城住吗?”  “嗯,她跟我一起住。

”  “真好,我也想我外婆了,小时候外婆家前院后院都是栀子花,偶尔香到鼻子发腻。 ”  楚晋行道:“有时间可以接外婆过来玩儿。

”  闵姜西笑容很浅,很想念,伸手指了指上面,“我外婆在天上。 ”  楚晋行垂下视线,拿起茶壶给闵姜西倒茶,她马上把茶杯往前推了推,听他说:“没关系,天上也有栀子花。 ”  闵姜西心底忽然一软,赶紧垂下眼皮,应了一声,装作喝茶。

  而后的一段时间,两人聊汉城,聊夜城,楚晋行这才知道闵姜西高中跟他也是同校,只不过他大她好几级,他已经进了大学,她还没上高中。   闵姜西说:“您还记得教物理的齐老师吗?”  “齐志武?”  “嗯,我们私下里给齐老师计数了,他每个月上课最少提你三四十次,一天一次算是正常发挥,特别以你为荣,我们稍微懈怠一点儿,他就说看看人楚晋行,再看看你们。

”  闵姜西学的惟妙惟肖,楚晋行勾起唇角。   他们在同一座城市出生,又在同一座城市读大学,现在又在同一座城市里工作,有人觉得这是缘分,但闵姜西没告诉楚晋行,她是踩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她午休时间不长,一个小时过后,两人从店里出去,站在车旁,楚晋行说:“等我一下。

”  闵姜西以为他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店里,结果他转身进了隔壁蛋糕店,透明的橱窗,他站在柜台前低头指了指,而后拿出钱包付账。

  闵姜西又不是傻子,今天是她生日,想必是之前同事跟她打招呼的时候,他听见了。

  不多时,楚晋行从蛋糕店里出来,走到她面前,伸手将蛋糕盒子递给她,“今天是你生日吧,生日快乐。

”  闵姜西低头接过去,觉得自己在做梦。   街边,深灰色的Urus缓缓驶过,驾驶席位的秦佔侧头往商业街上看,楚晋行买了蛋糕送给闵姜西,她接的时候头都不敢抬,这副含羞带怯的样子,还真是少见,不是少见,是压根儿没见过。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