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都市奇门医圣第3946章 武者

日期:2019-07-09?|? 作者:本站原创?|? 56 人围观!

都市奇门医圣第3946章 武者

  沉默了良久,朱良终于笑了,但是他笑的有些苦涩,刚才叶皓轩的那一剑,让他见识到了叶皓轩的真正实力,他已经感应到了叶皓轩身上的那一丝天地之威。

  他好歹也曾经是位武者,当然知道这是代表着的什么,这是代表着金丹大道的力量。

“哦,你能看出来我的实力?”这一次,轮到叶皓轩惊讶了,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天境上下的实力,真正的实力,一般是没有人能看出来的,这家伙却看出来了看来他融合的  火毒,并非是火毒。   “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

”朱良自嘲的笑了笑。   “看来,你融合的东西,并不是寻常的火毒,而是火精吧,说说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叶皓轩问道,他现在对那东西十分感兴趣。

  “曾经我是一位武者,但是被人陷害,然后被我最尊敬的师父,也就是胡家的那位,断其经脉,毁起奇经,可以说,从那里以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废人。

”  “万念俱灰,我在南海一个小岛上,想过死,而那个地方有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我便从那里跳了下去。

”  “然后就得到了火精?”叶皓轩问。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觉得我的生命里面,有另外一个东西,它似乎是有生命,但没有自主的意识,他的意识,似乎和我就是一体的,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说不上来  。 ”  “这就对了,在岩浆里面存活了万年的火之精华,是成了精一般的存在,它选择了,是你的福气,因为融合了之后,你将会有强大的力量。

”  “但不得不说,这也是你的祸事,因为,一旦它拥有了独立的意识,你就会被它吞噬,到时候,你的身体可就不是你的了。

”  “我当然知道。

”朱良说:“而且有些时候,我感觉到了,它在与我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一来我离不开他,二来,我需要它强大的力量,呵呵,我要报仇。 ”朱良笑道。   “为什么等了这么多年才来报仇?”叶皓轩问。

  “因为以前我们之间有问题,没有完全融合,我那样的状态,来挑衅胡家,非但报不了仇,而且我自己也会死在这里。 ”  “所以我在等待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所以我才会过来,可惜,在这里遇到了你,我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  “谁说要杀你了。

”叶皓轩莫名其妙的说:“这个世界要多一些和谐,为什么非的要那么多的打打杀杀?”  “呵呵,可是,我是无恶不作的。

”朱良冷笑道:“你不认为我这样的人该死吗?”“不会,如果你真的无恶不作,我早看出来的,你的心底还是善良的,只是当年的事情,你是被冤枉了。

”叶皓轩说:“这是你的心结,我觉得,弄清楚当年的事情,解除你  的心结就得了。

”  “可是如果解不了的话呢?”朱良反问。

  “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吗?”叶皓轩笑了笑道:“我不相信你来这里,只是单纯的为了杀人。

”  “换句话说,就算是你把胡家的人全部杀了,那又能怎么样呢?那能洗清你的事情?即使是这样,那又怎么样,你师父已经死了,你也报不了这个仇。

”叶皓轩说。

  朱良低下了头,说真的,他来这时在,的确不是为了只是杀人,他只是有心结没有能彻底的放开罢了。   叶皓轩说的没错,弄清楚当年的事情,解除了他的心结,他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了。

  有些时候,杀人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他只不过是想让胡家,还自己一个清白罢了。   “我现在需要你这样的人。

”叶皓轩道:“而且你身上的火毒,会很快控制你,占据你的意识,到时候,你将是一具行尸走肉。

”  “如果你同意,我就帮你洗清所有的东西,还你一个清杨,帮你治了火毒,你看如何。 ”叶皓轩说。   “好,只要能弄清楚当年的事情,我愿意。

”像是下定了决心。

朱良终于点点头。   “师父,没事了吧。

”这个时候,胡君和胡茜两个人一同冲了过来,看到朱良被制服,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你现在回去,把找一个长辈,把朱良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弄清楚,然后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皓轩说。   “师父,你这是要为他翻案吗?”胡君吃了一惊。

  “我觉得,他是被冤枉的。 ”叶皓轩笑了笑道:“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弄清楚吧。

”“我只知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胡家的家训颇严,弟子不能做任何出格的事情,而且我们从来不传外姓弟子,朱良是一个例外,他天资好,所以我爷爷就破例收了他为徒。   ”  “朱良的天资不错,实力进展的也很快,但是有人告诉我爷爷,说他品性不端,而且……之后这家伙也确实侵犯了一个小姑娘。 ”“那小姑娘的家人,带着她到我们胡家喊冤,当时的事情闹的很大,而他也确确实实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所以我爷爷将他从胡家除名,废其修为,断其经脉,让他永远都  不能在修行古武。

”  “而且胡家的弟子,也引以为戒,从此以后,胡家也不在收外姓弟子为徒。

”胡君说。   “呵呵,我只知道,当初那个女孩是自愿的,而我也喜欢她,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一夜,她就突然翻脸了,我没有强迫她。 ”朱良冷笑道。

  “空口无凭。

”胡君双手一摊,以示自己也无奈。   “当年那女孩呢,现在什么地方?”叶皓轩问。

  “还在本地,出了那件事情以后没多久,就找人嫁了,不过她丈夫生育有问题,一直没孩子,现在她还是孤身一人,丈夫三年前也过世了。

”胡君说。   “找到她,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叶皓轩说。 “可是师父,你真的相信他所说的话吗?”胡君有些不解,就凭这家伙空口说的话,叶皓轩就相信?。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