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68章 暗讽她不讨喜

日期:2019-05-15?|? 作者:本站原创?|? 10 人围观!

  原本闵姜西就闹不懂秦佔突然过来这边干什么,等到他跟闵婕聊上之后,她就更不知道他来干什么,好在气氛不差,闵婕就是有这种本事,甭管什么人什么脾气,拉过来都得给她和颜悦色的。

  要说美女好说话吧,也不是,闵姜西自认不丑,也没见秦佔对她另眼相看。 说一千道一万,招不招人稀罕看的不是脸,是脾性。   秦佔盘中巴掌大的蛋糕,转眼间就被他吃完了,闵姜西看到,默默地起身又去给他切了一块,事先也没问他要不要,等到新盘子放到他面前,秦佔道:“谢谢。 ”  闵婕说:“你喜欢吃蛋糕,我明天单独给你做一个。 ”  秦佔唇角浅浅勾起,“别麻烦了,您刚到,休息一下好好玩几天。

”  闵婕说:“不麻烦,我本身就是个心灵手巧又勤快的人,闲不住。

”  秦佔淡笑,“看得出来。 ”  闵婕道:“我就说你慧眼识珠。 ”  闵姜西很想扶额,在深城敢这么跟秦佔聊天的人,也就只剩下无知者无惧了。

  聊天期间,秦佔接了个电话,荣一京打来的,“你跑哪去了?”  秦佔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挂了。 ”  荣一京那边不明所以,秦佔这边吃完盘中蛋糕,举起酒杯敬闵婕,“谢谢您的招待,蛋糕很好吃。

”  两人喝了一杯酒,秦佔起身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  闵姜西出门送他,刚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说:“秦先生,我小姨那人…过分热情,您别见怪。

”  秦佔看着闵姜西那张认识四个月仍旧客气谨慎的面孔,不由得道:“我没觉得奇怪,挺好的。

”  闵姜西努力扯起几分笑容,秦佔说:“你小姨性格比你好。

”  闵姜西:“……嗯,她是很活泼。

”  说完活泼,闵姜西自己都想捶自己两下,好歹也是重本大学毕业,就算是学理,也不至于这点儿文学功底都没有吧?给母校丢人。

  果不其然,秦佔不辨喜怒的道:“那你这么深沉,随谁?”  闵姜西微顿,从前秦佔都是懒得理她,俩人话不投机,干脆不说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偶尔也聊天,但他话里话外总是挖坑。

  抬头打量一眼他的神色,闵姜西垂下视线,小声道:“我又不是我小姨生的…就有人天生不活泼。

”  秦佔看她不是天生不活泼,是在他面前才不活泼,她要是个沉闷的性子,会给秦嘉定唱国歌?  算了,他也没必要跟她掰扯这些,捅开了又有什么意义,逼她以后在他面前也活泼一点儿?  “你小姨这次过来,是特地给你庆生?”  话锋一转,秦佔问了别的。

  闵姜西点点头,应了一声。   秦佔说:“她能在这边待几天?”  闵姜西道:“还要看她的安排,我想留她住几天。 ”  秦佔道:“你这几天不用给秦嘉定上课,陪你家里人吧。 ”  闵姜西马上摇头,“不用…”  秦佔道:“你留人家在这住,你自己去上班,她来看谁,看房子吗?”  闵姜西一哽,没想到被秦佔给教育了。   秦佔不苟言笑,“你小姨人不错,蛋糕做的也很好吃,我是看她的面子才给你放假,不用谢我,回头叫人把蛋糕送来就行了。 ”  撂下这句话,他转身就走,闵姜西又不傻,他终归是给她面子,她朝着他的背影喊了句:“谢谢秦先生。 ”  秦佔头都没回,那叫一个酷。   闵姜西回到包间,大家又坐了一会儿,酒足饭饱,是时候买单,结账的时候,店员微笑着道:“您这边的单已经买过了。

”  闵姜西马上看向程双和陆遇迟,两人俱是摇头,她又看闵婕,闵婕正在跟荣昊和秦嘉定说话,被闵姜西叫了一声,抬眼回道:“不是我,说好了来深城我不花钱的。

”  闵姜西打量荣昊和秦嘉定,荣昊道:“别看我们,我们都没出过门。 ”  闵姜西只好问店员是谁买的单,店员爽快的说:“是202的客人买的单,闵小姐,生日快乐。

”  闵姜西没想到单都让人给买了,一时间迟疑着要不要上去感谢一声,但之前丢了大人,她又不好意思,犹豫时,秦嘉定说:“走吧,今天你生日,他们买单不是正常的嘛?”  闵婕笑道:“我喜欢这种,定定是霸道总裁范。

”  秦嘉定突然脸红,别开视线,闵姜西只想快点儿把闵婕隔离开,也就没上楼,一行人来到饭店外面。   秦家和荣家都派车来接,闵姜西挨个看着他们上了车,挥手道别。

  闵婕跟程双挽着胳膊站在不远处,前者小声嘀咕,“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啊。 ”  程双说:“可不是嘛,我都没坐过迈巴赫。

”  闵婕一本正经的说:“要不要让他们先送我们回家?”  程双忍俊不禁,边笑边道:“我早有此意,姜西一直拦着不让。

”  陆遇迟说:“我就猜到你们没看上我的车,走吧,打车回去。 ”  路边拦了辆计程车,陆遇迟坐前面,三个女的坐后面,先送程双回家。

  路上,闵婕道:“我看秦佔挺好的,哪有传得那么不可爱?”  话音落下,只见司机顺着后视镜往后瞄,闵姜西很快捏了下闵婕的手,程双也开始上坟说鬼话,“您以为是深城最有名的那个秦佔?您今天见的是我同学,家里有点儿小钱,人比较傲气,但整体还过得去。 ”  闵姜西也出声提醒,“小姨,秦佔这个名字在深城比较敏感,你不要随便提。 ”  闵婕道:“我说的就是你们同学,你们说的是谁?”  三人在后面打起了太极,司机不再往后看,先把程双送回家,另外三人去莱茵湾,终于等到下车,司机一脚油门离开,闵婕好奇道:“全深城的人都认识秦佔?”  闵姜西道:“你以为呢,保不齐哪句话就传到他耳朵里面了。 ”  闵婕道:“我又没要说他坏话,早知能传到他耳朵里,你们就不该打岔,我多夸夸他,让他以后对你更好一点。

”  闵姜西一脸的生无可恋,“不用更,甚至不用好,你什么都别说,我就谢天谢地了。

”。


诗歌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m2666.com诗歌范文-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